25

驯服印度精英

新德里—印度总理莫迪执政已经一年半多了。当初他承诺建设一个新印度,一个与过去决裂的印度。现在评估他的经济和外交政策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有一个领域他的政府正在取得显而易见的进展:驯服印度根深蒂固的精英。

印度有12亿人,但长期以来一直由一小撮精英主宰:大约几百个大家族,总数在4,000—5,000人。许多国家都有影响力超群的强大精英,但在印度,世代相传的精英控制着公众生活方方面面的最顶层:政治、商业、媒体甚至宝莱坞莫不如此。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些“王朝”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殖民地时代,这意味着他们的主宰至少保持了七十年。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从政府合同到行业许可和国家奖项——都被用来维持这一权力生态系统。

随着时间的推移,庇护和婚姻关系让这些王朝组成了一个清晰可辨的阶级,他们集中在中央的新德里,在孟买有一些分支,在印度其他地区较少出现。专属的英语学校、果阿度假别业、在伦敦或瑞士避暑让他们有了共同的世界观。偶尔他们也接纳新面孔,但这些新人不能干扰系统的永久化。

毫不奇怪,结果是形成了一个权利意识强烈的阶级,他们对于接近阶级的哪怕是轻微的挑战也极为敏感。他们时常炫耀权力(通常是提出“你知道我是谁吗?”之类的问题),以至于一些并不“属于”的人有时也用类似的言辞虚张声势,摆脱麻烦。

莫迪的一个打击旧势力的象征性举动是其政府成功地将高等级“蹭住者”从数百家中央德里的政府公屋中驱逐。这些规模庞大的官邸的住户中几乎没有人有权利住在其中。有的已经在官邸中住了好几代人;在收到驱逐通知时,一些家族认为这些官邸事实上已经成为他们名人祖先的纪念所,因此应该允许他们住在其中。

更加显眼的变化是针对旧精英成员的刑事指控的猛增,从腐败到性侵无所不包。一些高级公务人员住所最近遭遇搜查以调查腐败,印度顶级环保主义者、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主席拉詹德拉·帕奇奥里(Rajendra Pachauri)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同时也收到了性骚扰重罪指控。

与此同时,银行开始要求习惯于贷款展期的大借款人偿还贷款。以生活丰富多彩和创业屡败屡战闻名的商人维贾·玛尔雅(Vijay Mallya)遭遇故意违约调查。

这些案例中有许多在几个月前还是不可想象的。此外,不可避免地,许多人指责政府挑起政治仇恨。12月19日,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甘地(Sonia Gandhi)及其子、国大党副主席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被迫现身法庭出席腐败判决。国大党国会议员因此抵制立法活动多日。两人很快就被保释。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针对甘地家族的案子——以及许多其他高规格调查——也许已经被搁置多年。当然,在一些案子中,被告将获得平反。但旧精英成员也可能被调查和问询,这一事实在这个他们长期以来一直享受豁免待遇的国家已经是一个不可否认的进步了。

我们仍需要观察莫迪能否巩固这些进步。精英的“韧性”非常强,在最初的弱势之后酝酿反击。历史一再表明——从革命后的法国到现代泰国莫不如此——勾销旧制度是一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