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e Minister Narendra Modi shakes hand with Turkish President Recep Tayyip Erdogan Sonu Mehta/Hindustan Times via Getty Images

莫迪和埃尔多安的对照

新德里——涉及不同国家政治领导人的比较往往并不明智。但尽管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执政比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早11年,但他们的个人和职业轨迹的许多特点却使得人们无法抗拒比较。

埃尔多安和莫迪都来自卑微的小镇:埃尔多安曾在李泽省的街道上出售糕点和柠檬水;莫迪则在瓦德纳加尔的铁路站台上帮助父兄经营一家茶摊。两者都是自我成就的男子汉,体魄强健且精力充沛——埃尔多安在从政前曾经当过足球运动员;而莫迪则到处吹嘘他56英寸(合142厘米的)胸围——更不要说他还是个雄辩的演说者。

埃尔多安和莫迪在成长期间都信奉某种宗教信仰,而恰恰是这种宗教信仰最终成就了他们的政治生涯。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和莫迪的印度人民党(BJP)都宣扬某种带有宗教色彩的民族主义信条,他们都认为这样的民族主义信条比此前曾指导其国家发展的西方世俗思想更加真实。

但为了赢得权力,埃尔多安和莫迪并不完全依赖教派选民。两者都在现代平台上展开竞选,提出通过推动有利于企业的政策和减少腐败,他们可以带来比他们所要取代的现行体制更大的经济繁荣。

为此,埃尔多安和莫迪将过去和未来都为己所用。埃尔多安赞美奥斯曼帝国的遗产,同时告诉选民他们不仅在“选择总统和代表”,而且在“选择国家即将到来的世纪”。同样,莫迪也不断回忆古印度所取得的成就,并称以创造更美好未来的名义重塑古印度曾经的辉煌。

总之,埃尔多安和莫迪通过在颂扬过去的同时将自己塑造成充满活力、面向未来的改革推动者巩固了自己的力量——英雄跨着白马、举起宝剑,用快刀斩断阻碍国家前进的乱麻。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同时,埃尔多安和莫迪将自己描绘成政治局外人,也就是长期被国际世俗主义者边缘化的“真正的”土耳其和印度人的代表。因为上台初期高涨的民众不满情绪,民众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政治信号。对根深蒂固的世俗精英的怨恨,夹杂着宗教沙文主义和历史修正主义的煽动,促使他们成为广大内地及二线城镇中产阶级声音的代表。

当2003年埃尔多安首次当选总理时,全球经济蓬勃发展巩固了他的地位,促使他大胆地开始对土耳其政体进行改革。他的政治配方——由宗教认同、胜利的多数主义、超民族主义、日益强势的威权主义(包括体制主导)、对媒体的限制、强劲的经济增长以及引人瞩目的个人品牌所构成的强势混合因素——致使他两次连任总理,并在2014年成功当选总统一职。

无论是否有意,莫迪在重塑印度的努力中都借鉴了埃尔多安的配方。他竭力强化印度教沙文主义并推动穆斯林边缘化。少数民族常常感到困惑,因为莫迪的民族主义不仅排斥他们,而且将他们描绘成叛徒。

此外,在莫迪治下的印度,为效力于狭隘的宗派主义,政治忠诚往往可以用金钱购买,而制度也可以被颠覆。媒体和大学的持不同政见者均遭到恐吓。莫迪陷入困境的唯一领域是GDP增长,因为他所领导的政府在经济管理方面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在国际舞台上,埃尔多安和莫迪的行为方式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二者都奉行旨在提升国内形象的积极的外交政策,并充分利用了散居海外的支持者。埃尔多安在巴尔干的讲话可能会惹怒欧洲和美国,甚至包括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但这样的讲话却可以提升土耳其人对他的支持度。当莫迪在出访期间面对体育馆里座无虚席的印度侨民讲话时,他的演讲其实恰恰瞄准了国内听众。

土耳其分析家兼艾尔多安一书的作者Captagay曾在不久前表示,“国内一半人恨他,认为他做什么都错。但同时却有另一半人爱他,认为他做什么都对。”莫迪在印度也属于同样的情况。

当然,土耳其和印度之间存在重要的不同。首先,土耳其人口为8,100万,还不到印度北方邦2.1亿人口的半数。土耳其人口中98%是穆斯林,而印度仅有80%的印度教徒。就像印度沙文主义者一直不厌其烦地指出的那样,与印度教不同,伊斯兰教是一种全球现象。土耳其没有圣雄甘地,甘地的非暴力及不合作理念深深印刻在印度每个小学生的脑海中。

此外,土耳其基本已是发达国家,而印度要想成为发达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与印度不同,土耳其既未遭到过殖民,也从未像印度分裂出巴基斯坦那样因为宗教的原因而解体过(尽管伴随土耳其从希腊分裂造成的人口流动具备一定的相似度)。

土耳其曾经历过军事统治,而印度却从来没有。事实上,印度的民主已经根深蒂固,这加大了单一统治者掌控印度的难度。这部分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印度人很难想象他们的国家会步土耳其的后尘,最终演变为独裁者执政的多数非自由民主制度。

但尽管莫迪及其印度人民党确实尚未达到埃尔多安及其正义与发展党那样的“国家控制程度”,但他们还有11年的路要走。莫迪所走的道路相似到足以与埃尔多安进行比较——并引起人们的关注。警钟正在敲响:像土耳其里拉一样,上个月印度卢比也贬值超5%。在两国即将举行大选之际——土耳其就在这个月,而印度则在2019年春天——选民会不会听到警报?

http://prosyn.org/UEP2T6a/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