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人工智能和人造问题

伯克利—美国财政部前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最近对现任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夫·努钦(Steve Mnuchin)关于“人工智能”和相关话题的观点表示反对。这两位人士的差异似乎首先在于重点和强调。

努钦持有狭义观点。他认为,这个被称为“人工智能取代美国就业”的特定技术的问题存在于“遥远的未来”。并且他似乎对“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没有能够证明它们遭到热捧的价值的收入记录,也没有明确的计划准备创造收入记录的公司——一飞冲天的股市表示怀疑。

萨默斯持有广义观点。他着眼于总体性的“技术对就业的影响”,认为股市对具备高盈利能力的技术公司,如谷歌和苹果等公司的估值非常公允。

我认为萨默斯对努钦所描述的话题的观点是正确的。美国财政部长不应该回答狭义的问题,因为群众会据此得出非常广泛的结论,哪怕你的回答其实十分有限。信息技术对就业的影响毫无疑问是一个大问题,但抑制公众的高科技公司投资同样不符合社会利益。

另一方面,对于努钦警告非专家人士不要随大流投资于空中楼阁,我深表赞同。尽管伟大的技术从社会观点看值得投资,但一家公司要实现持续盈利绝非易事。说起来,财政部长有的是问题需要解决,应该无暇担忧机器崛起的问题。

事实上,助长机器人恐慌、将问题定性为“人工智能取代美国就业”完全无济于事。决策者应该将他们的关注点放在远比这个问题更具建设性的领域。如果政府能够恰如其分地完成其防止需求短缺萧条的使命,市场经济中的技术进步就不会让低技能工人一无所有。

今天不是中世纪,价值不是来自稀缺的自然资源,而是来自人的工作,或人所创造出来的机器的工作,因此,理解这一点更加重要。马克思是这方面最有智慧,也是倾注了最多心血的理论家,但他也不能前后一致地证明技术进步一定会让低技能工人一无所有。

技术创新让主要通过机器生产出来的一切东西变得更加有用,尽管低技能劳动力在其中的贡献也变得相对较低。但这本身并不会让任何人一无所有。若要如此,技术进步还必须让主要通过低技能工人生产出来的一切东西变得更加没用。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因为没有东西可以让由劳动密集型岗位上的低技能工人所使用的相对廉价的机器不断地变得更加强大。只要有了更先进的工具,这些工人就可以生产出更加有用的东西。

历史上,发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技术进步直接令低技能工人一无所有的例子相对来说非常少见。在这些例子中,机器通过大量增加劳动密集型行业所生产的产品的产量以满足所有潜在消费者,导致该产品价值急剧下降。

这一现象的经典例子是十八和十九世纪印度和英国的纺织业。新机器生产的东西与手摇纺织机完全相同,但能够大幅扩大生产规模。拜有限的需求所赐,消费者不再愿意掏钱购买手摇纺织机操作工的产品。这类低技能劳动力所生产的商品价值崩溃,但他们购买的商品的价格并没有崩溃。

历史的教训不是应该叫停机器��,而是我们需要面对保持全社会相对收入的合理平衡这一社会工程和政治问题。在这方面,我们的任务包括三个方面。

首先,我们需要确保政府扮演好恰当的宏观经济角色——保持稳定的失业经济,以使市场能够正常运转。其次,我们需要进行财富再分配,以保持合理的收入分布。我们的市场经济应该促进而不是制约与我们的价值观和道德相应的目标。最后,工人必须接受教育和培训从而能够使用日益高科技的工具(特别是在劳动密集型行业),这样,他们才能生产出仍有需求的有用的东西。

敲响“人工智能取代美国就业”的警钟无助于实施这类政策。努钦是正确的:机器人的崛起不应该成为财政部长的关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