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城市挑战

内罗毕—我的母亲、我的外祖母、我的曾外祖母……她们都出生在肯尼亚农村一个叫Rarieda的村庄,生而贫穷。我也出生在这个村子,并且一直生活在那里直到两岁时爆发严重饥荒。我母亲没有食物,没有钱,也没有机会,她和万千非洲村民一样,把我们迁往城市寻找更好的生活。但是,由于在内罗毕找不到工作和房子,我们只能住在Kibera,这是非洲最大的贫民窟之一。

Kibera距离内罗毕市中心不过几英里,这里污染严重,简易道路和铁皮瓦楞屋顶棚户构成了密密麻麻的定居所。肯尼亚政府不承认Kibera的存在,这里没有下水道,也没有正式的电网。这里的居民约有几十万到上百万,在官方记录中,他们根本不存在。

Kibera只是全世界如火如荼的快速城市化进程的一个后果。超过44%的发展中国家居民已经入住城市。人口资料局估计,到2050年,只有30%的全球人口仍将生活在农村地区。但很少有人会停下来想一想,如此变化会对类似我家的家庭产生什么影响。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HHmmrDz/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