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米洛舍维奇和萨达姆:变成闹剧的审判

对战犯的审判曾经是一项严肃的事情。回想一下赫尔曼·戈林和鲁道夫·赫斯垂头丧气地坐在纽伦堡被告席上的样子。一些纳粹头目甚至在相对简短但却公平的审判后被处以绞刑。

现在,对世界上最邪恶的政治头目的司法程序已经变成闹剧了。对萨达姆·侯赛因及其复兴主义党羽的审判是一连串令人难堪的尴尬。被告尝试了一个接一个的花招,而萨达姆则竭其所能地藐视法庭法,只差“调戏”法官了。我们很难期望审判能够产生一个在伊拉克人或者世界眼中的公平结果。

同时,对米洛舍维奇的审判在经过四年无聊的当庭取证以及2亿美元的代价后,已经变成了葬礼。在柬埔寨,为将红色高棉的余党送上法庭,联合国与其政府已经纠缠了将近十年。

在20世纪,造成大规模屠戮的罪魁不是在大众的谴责下被处死,就是为他们的罪行而受到审判――如果他们没有在执政期间死去的话。罗马尼亚最后一位共产党领导人奇奥塞斯库及妻子没有受到公正审判便被枪决,有谁会为此感到骄傲呢?真正的法庭永远都要比立即处决好,即便最后的结果同样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