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移民治理的未来

达卡—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高度互联的世界中,商品、资本和人力的流动性前所未有。但是,尽管各国表现出合作交换商品和资本的意愿,但国际社会对于改善其人力流动治理状况似乎没有多少兴趣。

二战中出现了大规模的迫害和驱逐,二战结束后,世界领导人采取了果断措施,起草了1951年难民公约。如此,为了推进难民问题上的全球团结,他们放弃了一项国家主权——接受了不驱离原则。

另一方面,国家领导人视难民为临时性居民,可以通过主要为了满足发达经济体的具体劳动力市场需要而制定的单边或双边协定,用权宜之计来管理。事后看来,显然如今这一方针以不足以应对伴随全球和地区经济一体化而生的人力流动性的激增。

瑞士剧作家马克斯·弗里希(Max Frisch)在描述瑞士外来工作者时曾经观察道,“我们要的是工人。但我们得到的是人。”他的意思是,移民不是可以出口和进口的商品,也不应该被当成进出口商品加以利用。移民是有权利的人,他们迁徙的动机是复杂的,兼有个人渴望、恐惧和家庭责任等。许多移民因为全球化收益的不平等分配而被迫出国寻找工作,如果仍然呆在原来的地方,他们将看不到未来;也有数不清的移民是因为冲突或自然灾害而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