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阿拉伯世界即将到来的挑战

伦敦—— 标志着以色列占领东耶路撒冷和西岸的6日战争结束五年后,中东地区似乎仍然深陷永久性的危机。因此,在与该地区打交道时,政客、外交官、捐助者和人道团体往往都会关注当时当地,这一点都不稀奇。但如果我们想要打破现代中东的危机循环,就不能对未来有所忽视。不仅如此,四种趋势已经在为未来十年酝酿全新的问题。

第一种趋势影响黎凡特地区。一个世纪前诞生的以阿拉伯世俗民族主义为基础的后奥斯曼秩序已经土崩瓦解。支撑上述制度的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已经失去了中央政府,而且至少将在一代人的时间里无法摆脱政治分裂和社会分极。

在黎巴嫩,政治的核心特征仍然是宗派主义。约旦吸收难民的能力已经饱和,而持续的难民流入正在对有限的资源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至于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在未来可见的政治视野中根本没有新的倡议和状况可以打破现有的僵局。

中东无疑会面对持续大量的人口流动,首要目的地是区域内相对平静的地区,许多情况下还将流向域外——欧洲是主要目的地。该地区还有可能面临越来越激烈的民族身份斗争,甚至可能重新划定边界——这一过程将引发进一步的对抗行为。

第二大主要趋势影响北非。该地区人口最多的国家——阿尔及利亚、埃及和摩洛哥——将继续沿用其在后殖民时代近60年里已经根深蒂固的社会和政治秩序。这些国家的执政机构拥有广泛的民意基础和工会及农会等实力机构的支持。他们还拥有有效的强制力量,能够作为相对稳定的基石。

但这些都不能保证相关政府能够一帆风顺。恰恰相反,他们注定要面对数量急剧膨胀的青年群体,现在到2025年间将有超过一亿30岁以下的年轻人进入北非地区的国内劳动力市场。而且这些年轻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教育体制失败的产物,完全不具备得到能带来社会流动性的工作的能力。

旅游、建筑业和农业是吸收这些阿拉伯年轻人的最佳行业。但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并不是注定的——尤其因为激进伊斯兰教的重新崛起,这将导致北非有可能在未来面对恐怖袭击。

此外,欧洲粮食市场份额下降和房地产投资减少将影响农业和建筑业吸纳青年劳动力。北非青年潮因此可能再次造成社会动荡,以及可能有大量人移民到欧洲。

海湾地区曾起到区域安全阀的作用。半个多世纪以来,海湾国家吸收了主要来自阿拉伯邻国中低阶层的成百上千万劳动力。海湾也曾经是投资资本的主要来源地,更不要说数百亿美元从这里汇往地区其他国家。而很多阿拉伯国家都将海湾国家视为终极贷款来源地。

但海湾经济体正在经历向工业价值链的升级——这当中隐含着第三个关键趋势。这降低了他们对低技术外籍工人的依赖。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人们可以预期海湾国家从阿拉伯其他国家劳动力进口量减少,资本出口也将呈现减少之势。

海湾地区甚至可能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若干海湾国家和伊朗正在也门打一场部分宗教派别的代理战争——这场战争将不会很快结束。而现在五个逊尼派国家开始攻击同属逊尼派阵营的卡塔尔,因为卡塔尔一代人以来一直在推行其自己的地区议程。整个南阿拉伯半岛所累积的压力可能会引发进一步的政治冲突。

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为精通技术、视野广阔的年轻人越来越迫切地要求推行国内改革。改革已有数百年历史的社会和政治架构既是必须完成的任务,但同时又困难重重。

第四种趋势影响整个阿拉伯世界,以及伊朗和土耳其:那就是宗教的社会作用越来越多地受到争议。过去六年来的战争和危机扭转了政治伊斯兰教在2011年爆发所谓阿拉伯之春起义前十年所取得的大部分进步。一方面,随着激进主义越来越根深蒂固,另一方面,随着年轻穆斯林对宗教的认识越来越开明,阿拉伯世界正在进行一场伊斯兰灵魂争夺战。

阿拉伯世界的内外领袖不可能彻底解决这四大趋势所蕴含的问题,尤其因为西方民粹主义和本土主义的崛起。但我们可以而且应当采取行动。关键是要集中力量关注社会经济问题,而不是地缘政治。

西方决不能屈服于重新划定边界或塑造新国家的幻想;这样的努力只会带来灾难。为阿拉伯世界制定一项全面的马歇尔计划应当是一种很有希望的选择。但在这个紧缩的时代,许多西方国家缺少相应资源,更不要说公众支持,来推行这样一项工作——而且无论如何,这样一项计划在今天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都无法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

地区内和地区外领导人能做的是大规模投资于中小学教育、中小企业(构成阿拉伯世界的经济支柱)和可再生能源(有可能对区域价值链升级构成支撑)。

执行这项计划无法阻止黎凡特地区现代阿拉伯国家的解体,也不会在北非制定可行的社会契约。而且它肯定无法在宗教和世俗之间达成和解。但通过尝试解决年轻人的社会经济困难,它能够缓和上述趋势所带来的许多长期后果。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