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中东新世纪

纽约——美国、欧盟和世界银行等西方主导的机构反复询问中东无法实现自治的理由。提问者虽然真心实意但却没有深入思考其自身行为的后果。毕竟,该地区实现良好治理的障碍一直是缺乏自治:一战期间(在某些地区甚至更早)美国和欧洲的反复干涉破坏了该地区的政治机构。

一个世纪的时间已经足够。2016年应当标志着中东自主政治新世纪的开始,迎接可持续发展挑战将是中东政治最迫切的目标。

1914年11月铸就了100年来中东的命运,当时的奥斯曼帝国选择了一战中战败的一方。结果是奥斯曼帝国土崩瓦解,英法等战胜国控制了它所留下的残余领土。1882年后已经控制埃及的英国实际控制了今天的伊拉克、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和沙特阿拉伯政府,而本已控制北非大片区域的法国则控制了黎巴嫩和叙利亚。

正式的国际联盟授权及其他霸权工具确保石油、港口、货运线路和区域领导人的外交政策完全控制在英法列强的手中。在后来的沙特阿拉伯,英国支持的伊本·沙特的瓦哈比原教旨主义击败了哈希姆·希贾兹领导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