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中东崩溃和全球风险

纽约—在当今地缘政治风险中,没有比从马格里布一直延伸到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的漫长动荡地带更大的了。阿拉伯之春的记忆已经渐行渐远,但这一地带的动荡正在加深。事实上,在率先爆发阿拉伯之春的三个国家中,利比亚已成为失败之国,埃及恢复了极权统治,而突尼斯正在因为恐怖袭击而出现经济和政治动荡。

北非的暴力与动荡目前正在蔓延到撒哈拉以南非洲,撒舍尔——全世界最贫穷、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已落入了圣战者的控制之中,此外他们还在向非洲之角渗透。而与利比亚一样,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和索马里内战肆虐,朝着失败之国越陷越深。

该地区的动荡(美国及其盟友在寻求推翻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埃及和其他政权时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还在破坏一些此前安全的国家。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难民的涌入正在动摇约旦、黎巴嫩甚至土耳其。在总统埃尔多安统治下,土耳其正变得日益极权。与此同时,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仍未解决,加沙的哈马斯和黎巴嫩的真主党都是与以色列暴力对抗的长期威胁。

在这一瞬息万变的地区环境中,逊尼派的沙特阿拉伯和什叶派的伊朗之间为争夺地区主宰权而进行的激烈的代理斗争正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巴林和黎巴嫩暴力上演。最近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也许能够减少核扩散风险,但取消对伊朗制裁将让伊朗领导人获得更多金融资源支持他们的什叶派代理人。在更东面的地方,阿富汗(复兴的塔利班可能重新掌权)和巴基斯坦(国内伊斯兰教徒一直是个安全隐患)有可能沦为半失败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