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中东医疗革命

开罗—最近,我作为美国商务部贸易代表团的一员访问了约旦和埃及,我震惊地发现,这一周边区域具有成为尖端医学主要枢纽的潜力。如果有正确的政策组合和足够的政治意愿,中东能够成为世界医疗研究的重要部分。特别是,它在为调查患者祖籍对治疗的安全性、效力和效果的药物临床试验方面起着关键性作用。

随着我们对遗传学认识的扩展,显然我们的祖籍在决定某些药物的效力方面起着关键作用。比如,研究表明,祖籍欧洲的患者对乙型阻断剂和ACE抑制剂的反应要好于非洲人的后代。祖先来自大陆的患者常常作为最优降压和心血管药物疗法遴选的考虑对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另一个例子是抗凝血药物华法林。研究发现,非洲裔患者需要比祖籍欧洲的患者更大的剂量;有亚洲血统的患者则需要更少的剂量。关于他克莫司的研究表明非洲裔美国患者需要的剂量要比白种美国人更大。他克莫司是一种用于抗器官移植排斥的药物。

遗传学研究还扩展了我们对疾病的认识。比如,美国国际开发局(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USAID)的研究发现,大疱性表皮松解症(一种遗传性皮肤病)在来自中东的患者体内的基因签名不同于世界其他地区的患者。

随着我们队这些病症的认识的增长,需要更多的研究确定先进的新药在全世界各具体患者群体中的效果。这些研究在一些地区已经展开。在亚洲,人类基因组组织(Human Genome Organization)启动了泛亚洲人口基因组计划以研究遗传多样性和评估地区内药物反应的差异。在墨西哥,基因组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Genomic Medicine)正在对全国人口进行基因测定。

在中东采取同样的措施需要制药公司、学术机构、非营利组织、政府和医疗提供商的共同努力。USAID和美国海军医学研究中心(US Naval Medical Research Center,目前该机构已经在中东地区展开临床研究)可以成为协调和管理试验的极有价值的合作伙伴。

中东可以采取的第一步是理顺地区监管措施,各国在测试药物对本地人口的安全性和效力的参数方面需要取得一致。临床活动正在整个中东地区呈现增加趋势,支持研究所需要的医疗生态系统的规模和质量也在上升。但是,对于新疗法,中东地区监管机构一般都遵循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决定,而不会充分研究药物对本地患者的安全性和效力。

批准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但地区领导也是必不可少的。比如,约旦拥有成熟的医疗体系和繁荣的医疗旅游业。这里也是越来越多的临床试验所在地。因此,约旦很适合为证明药物针��祖籍中东患者的安全性和效力的研究制定标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迅速行动起来很重要。放眼中东,慢性病发病率正在增加。据国际糖尿病联合会(International Diabetes Federation)的数据,到2035年,中东和北非糖尿病率将增加96.2%,其中阿联酋、阿曼和卡塔尔的增长率最高。类似地,世界卫生组织估计,超过四分之一的埃及成年人有高血压,而在约旦,心血管疾病死亡占比高达35%。开发新的更有效的疗法是抢在医疗成本失控之前解决这些挑战的关键。

中东因其历史古迹、政治动荡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而闻名。但是,通过开发其医学进步的能力,该地区能够成为深化我们对遗传学在医疗安全性和效力中的作用的认识的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