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中东医疗卫生体系的兴衰沉浮

西雅图——困扰地区的政治动乱和内战似乎已经逆转了中东和北非阿拉伯国家数十年来取得的大部分进展。特别是在此前一直呈稳步改善态势的埃及、约旦、利比亚、叙利亚、突尼斯和也门的医疗卫生体系,这样的逆转尤其明显。

2010年前,这些国家预期寿命延长、传染病负担降低,婴儿及孕产妇死亡率改善。但今天,诸多地区冲突造成的创伤和痛苦已经加剧了这些国家医疗卫生系统所受的破坏。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一点在我与人合作为《柳叶刀》杂志撰写的一份近期研究报告中显而易见,这份研究报告为确定地中海东部国家医疗卫生体系恶化的影响而认真研究了2013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所记录的数据。

我们发现2010年后预期寿命已经出现了整体性的下降。比方说,如果1990到2008年叙利亚预期寿命延长的速度得以持续,那么女性和男性寿命会比现在分别高出5年和6年。在利比亚,女性的预期寿命缩短6年而男性则缩短9年。而在埃及、突尼斯和也门,预期寿命在2010到2013年间缩短了0.25年。

鉴于叙利亚和利比亚等国爆发内战,预期寿命的大幅下降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联合国驻叙利亚特使估计过去5年该国死于暴力的民众高达400,000 。不仅如此,国内混乱所产生的下游影响虽然不那么显著,但却同样惊人。比方说,在1990到2010年间年均降低5.6%之后,叙利亚的婴儿死亡率近年来已经增长了9.3%。

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基础设施往往会遭受不分青红皂白的破坏。尽管国际决议禁止对医疗卫生设施发动袭击,但这样的袭击却依旧屡见不鲜。不仅如此,在战争和严重社会动荡的情况下,医疗和精神卫生专业人士往往会逃往更加安全的环境,从而剥夺了留守群众——无论他们拥有什么样的地位和收入——从身体伤害到药物酒精滥用在内的一切基本治疗权。

事实上,地区冲突对患有精神病和药物滥用的人来讲尤其危险。依据生存年限计算的心理和药物滥用障碍总疾病负担率从1990年的4%增长到2013年的7%以上,其中某些国家出现了更加戏剧性的增长。随着动荡的持续进行,2016年将会产生更加剧烈的影响。

即使在那些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也无法掩盖健康趋势的恶化。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药物和酒精滥用都有所上升,表明仅仅是接近暴力带来的压力,加之阿富汗等地开放度增加和冲突地区非法毒品生产的巨大增长也可能会促使人们将药物滥用作为一种应对机制。

这些地区的临近地区越来越不堪承受70年来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的负担。涌入营地的黎巴嫩和约旦难民潮已经压垮了营地的卫生设施,从而导致在伊拉克的叙利亚难民小儿麻痹传染病暴发和某些地区已接近根除的疾病重新抬头。多数吸纳难民的国家根本没有足够的设���来面对需要医疗和社会服务的如此大规模的难民涌入。

过去5年来中东和北非地区医疗健康体系的快速恶化令人震惊。但很多地区国家之前几十年取得的进步让人们有理由希望这种恶化的趋势能够得到逆转。比方说,对教育、诊断和治疗领域的大规模投资将有助于减少很多阿拉伯国家依然存在的因患有精神疾病所带来的耻辱感。

但如果没有减少暴力和社会动荡的政治解决方案,该地区就不可能恢复曾经有过的进展。正如我们在研究中所总结的那样,“健康的地中海东部地区需要政治稳定,而那里的政治稳定能够为全世界带来好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改善医疗健康体系是稳定冲突国家的前提条件。一旦稳定成为现实,就应当加速推进地区及国内改善疾病预防和医疗保健基础设施的工作,我们的目的是让这些国家回到正轨,为国内民众提供更好、更健康的生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