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们能够做出的最佳投资

迪拜—渴望与创造不同是一种对比我们更伟大的东西的生来就有的信念,它来自我们都具有的对人类同胞福祉的关注。

作为一名阿拉伯女性,我不能忍受坐视——或更糟糕地,视而不见——中东大部遭遇已然麻烦重重的地区历史中的如此困难的时期。数百万无辜人民被迫离开家园,更有数百万人被赶出国境,面对不确定、不稳定的未来。他们显然需要帮助。

平心而论,作为个人,我们能做的十分有限。但如果能够团结在共同目标周围,我们就有力量采取有效措施,改善生活。我一直相信,教育和社会企业家精神是我们能够产生最大的可持续长期影响的两个领域。这两个领域加在一起,能为社会各阶层创造出机遇,不论是无法完成学业的难民,还是寻求更好的职业前景、追寻创新愿景的职业人士。

没完没了的叙利亚冲突导致大量难民流入难民营,这些难民营也从临时定居点变成了临时城市。一个显著的例子是约旦的扎塔里难民营(Za’atari Camp),现在那里居住了80,000难民;类似的难民营在黎巴嫩和其他域内国家也能找到。为数巨大的被迫移民不但对叙利亚的近邻是一个挑战。随着难民流将本地危机演变为全球问题,欧洲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基础也在经受考验。

当难民被迫脱离他们的日常生活时,他们就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结黎巴嫩青年运动(ULYP)等组织正在从难民营中遴选有望完成正式教育、影响周边人群的儿童。受过了教育的这些年轻人能更好地给社区带来积极变化,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ULYP与贝鲁特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长期以来被誉为地区成功企业家的摇篮)等著名机构有着紧密合作。ULYP——我为它捐赠了一个年度奖学金——承认,教育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也不是速效药。因此,该项目采取了长期方针,投资于有朝一日能够让更大的社区获益的个人��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类似地,当一个人从知识中获得了力量,并获得了创业的融资,他就可以开始思考更大的善——此时,企业家精神的真正价值开始显现。企业家精神受到梦想和志向、愿景和概念的驱动。金融支持固然重要,但它绝非唯一的成功要素。企业家精神还需要获得有能力的导师和支持网络。

带着这样的概念,我加入了阿联酋奋进计划(Endeavor UAE)董事会。阿联酋奋进组织是一个来自美国的全球非营利组织,为全世界企业家提供资源。该组织的受益者不是平凡的商人,而是拥有成为角色榜样的潜力的人。我们支持能够激发同事和同行志气、改善他们的社区的个人。

不是每个企业家都能成功。但通过为最聪明的年轻商界领袖提供金融支持,让他们得以进入全球导师网络,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实现他们改变经济和整个国家的潜力。此外,这创造了一个良性循环,因为今天的企业家能够识别明天的企业家,并为他们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改变未来生活的资本。

我一直相信,随着你的成功,你也背上了考虑更广泛的世界的责任。2015年7月,我回到母校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捐赠了一个支持MBA的EMBA学生的奖学金。就像巴勒斯坦或叙利亚难民也可以通过ULYP完成学业;年轻的创新者通过奋进计划获得指导,我希望伦敦商学院的学生也能获得为所有人创造更美好的未来的能力。

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互联互通的全球经济中,而地球也变得越来越不平等和不稳定。我们的目标不应该仅仅是赚钱,也应该包括创造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