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驯服欧洲银行

巴黎—上个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人们期待已久的银行改革蓝图,目标是抑制欧洲最大银行的风险承担行为。但改革方案遭到了巨大的阻力,有人警告它会腐蚀欧洲银行的竞争力,有人指出它不足以有效降低银行风险。这场争论如何展开将对欧盟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

根据负责这场改革的欧盟委员米切尔·巴尼尔(Michel Barnier)的说法,改革方案措施——包括强制将银行的高风险交易活动与其揽储业务分离并禁止最大银行开展自营交易——将增强金融稳定性,保护纳税人。但监管草案的内容与2012年高级别转接小组的建议相去甚远,专家小组的建议包括建立一道绝缘墙,隔绝银行的投机性交易业务和零售及商业银行业务。

尽管如此,仍有许多人说巴尼尔的方案走得太远了。也许反弹最强烈的的要数法兰西银行行长克里斯蒂安·诺耶尔(Christian Noyer),他称这份改革方案“不负责任,与欧洲经济的利益南辕北辙。”

在这场复杂争论中采取这样的立场与传统的政治左翼不太合拍。巴尼尔是一个中右翼法国人,建议对私人银行业务采取更多的公共控制。(事实上,加强银行监管是所有人都同意的观点。)此外,尽管诺耶尔的央行行长地位让他具有了独立性,但他是在由左翼政府领导的法国宣扬银行部门自治。这场争论事关欧洲避免可能比2007年危机更加严重的新的金融崩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