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配挑战

米兰—评估最近的过去,展望短期未来,这是每年年底的例行公事。对于2013年和2014年的全球经济来说,这是一件必须的功课。

在过去的一年中,系统性风险有所下降。欧洲团结在稳定欧元区这一需要周围,欧洲央行和德国起到了领导作用。中国完成了领导层交接,并给出了明确的政策方向,将打造公私部门平等竞争的环境,并扩大市场的作用——使之起“决定性”作用。德国大选结果表明其政策将延续,尽管长时间低增长和高失业似乎已成不可避免之势。

新兴经济体(中国除外)只是因为预期美国收紧货币政策而暂时地动荡了一番。但是,它们正在为以增长的过渡性放缓为特征的高利率时代做准备。

在美国,年增长率渐长而失业率渐低。公众普遍对两极分化、陷入瘫痪的国会十分不满,也许正是这促成了两党预算协议,降低了政治风险。尽管现在就下判断为时尚早,但我们大可以寄希望于务实和妥协将战胜政治极端分子的道德公义。没人愿意用第二优甚至第三优的替代方案将就,但这就是美国当下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