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联合国的半满水杯

内罗毕—据说受困于叙利亚内战的家庭正在靠树叶和草做成的“沙拉”果腹。据联合国难民机构的数据,超过两百万叙利亚人曾经逃往邻国。回国后,许多人面临着缺少食物、药品和居所的严冬。此外,更糟糕的是,叙利亚正面临着脊髓灰质炎爆发。

对于叙利亚危机,国际社会的反应可谓是一场灾难。事实上,叙利亚可以说变身为联合国失败的化身。安理会陷入了僵局。在大马士革,可能的和平缔造者来来往往,说些外交辞令,却没有实现任何成果。纾困机构无法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展开工作。

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没有联合国,叙利亚的局势会更加糟糕。黎巴嫩、约旦和土耳其将承受更大的难民涌入的压力。而尽管实现停火的努力失败了,但外交努力并没有失败——至少没有完全失败。10月,联合国检察人员开始了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库和设施的第一步,叙利亚政府予以全面配合。

在叙利亚——和其他许多联合国正在竭力促进和平与稳定的冲突地区一样——明确的胜利信号并不存在。正如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曾经告诉我的,“在联合国,我们不会满足于失败,也不会期待成功。”在外交谈判中,你拿走你可以拿到的。在人道主义危机中,你做可以做的——通常你做得太少,并且往往做得太迟。“我们的水杯永远是半满的。”他总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