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治疗荷兰病

斯坦福——能在灾难来临前控制住臃肿福利国家的政府少之又少。结果部分民众因此遭到经济心脏病的打击:作为不可持续福利计划最后阶段的受害者,他们的生活水平大幅降低。希腊和底特律市不过是近期最残酷的例子。

挥霍的政府、繁冗的法规及苛刻的税收等有毒组合造成经济增长缓慢、收入原地踏步,更多民众因此而蒙受损失。欧洲多数国家均已陷入经济停滞。

但偶尔也有政府从福利国家的紊乱状态中成功脱身的例子。加拿大20世纪90年代削减开支占GDP的8%以上,而美国则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削减占GDP5%的非军事开支——中左翼和中右翼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cAgxg1P/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