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划时代的经济学家

斯坦福—和许多人一样,我第一次接触本月早些时候去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是阅读他的开创性著作《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和《歧视经济学》(The Economics of Discrimination)。自瑞典中央银行于1969年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以来,已有好几十位出色的经济学家获得过这一奖项,但贝克尔是其中少数从根本上改变了经济学家(更一般地说,是社会科学家)看待众多经济学重要话题的经济学家之一。

贝克尔的引人注目之处是将他的敏锐洞见(特别是关于经济激励的洞见)应用于经济分析不常探索的问题,包括将教育视为一种投资、提出歧视的受益者和受害者是谁的问题、考察家庭如何配置他们的时间、解释女性的生育决策等。

他在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两个上的研究便已足以让他获得诺贝尔奖;在范围如此广泛的问题上做出重要洞见,这着实令人瞩目。他绝对对得起他的长期导师兼朋友、已故的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与贝克尔一样,他也是改变了经济学家在许多问题上的思维方式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罕见的溢美之辞。弗里德曼说,贝克尔是“过去五十年在世和活跃的最伟大的社会科学家。”

贝克尔的研究精力一直集中在驱动人类行为的主要动力和人在市场及非市场活动中的互动。在职业生涯早期,他的工作常常被批在处理重大社会问题时过于倚重经济血分析,有时会触及敏感问题的敏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