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xico's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 the MORENA party 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ALFREDO ESTRELLA/AFP/Getty Images

AMLO与墨西哥民主

圣地亚哥—7月1日,墨西哥总统选举结果基本尘埃落定,金融市场分析师正在研究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兹·奥布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更多地写成AMLO)对墨西哥经济有多不利。诚实地说,大家都只是瞎说。

但市场最喜欢认定民粹主义者完全不是那么糟糕。巴西总统卢拉、秘鲁总统乌马拉,还有其他许多人,都被专家急不可耐地贴上乐观的理由。

希望的一个原因在于AMLO的激进论调有所缓和,也不再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另一个原因是拉丁美洲民粹主义者也可以是财政鹰派,比如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AMLO在担任墨西哥城市长期间财政记录良好,而有望出任他的财政部长的卡洛斯·乌尔祖亚(Carlos Urzúa)有与功焉。此外,墨西哥央行有能力也有强大的独立传统。AMLO的竞选经理花了很多时间担保投资者,市场可能已经将AMLO可能的作为反映在了价格中。这个清单还可以继续列下去。

所有这些可能都对。但都是次要的。金融市场专家们没有问对问题。关键问题不是AMLO会对经济做什么,而是他会对墨西哥民主做什么。而在这个问题上,消息相当不利。

是的,民粹主义是一种经济政策方针,它否认存在预算约束。因此,民粹主义者一旦掌权,大多会出现税收不足、支出过度、借贷过多、通胀抬头。

但民粹主义也是——并且首先是——一种政治风格,它削弱制衡,凌驾制度,用号称永远正确的魅力领袖个人取代多元化思想。出于这些原因,普林斯顿大学的延-沃纳·穆勒(Jan-Werner Muller)和哈佛大学的亚夏·芒克(Yascha Mounk)强调,政治民粹主义自由民主的威胁日益增加。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美国和欧洲也许正在发现(或重新发现)这一点,但拉丁美洲已经从历史中汲取了足够的教训,民粹主义总是孕育着危险的独裁统治。从几十年前巴西的巴尔加斯和阿根廷的庇隆,到今天尼加拉瓜的奥尔特加和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民粹主义者滥用民主规则,有时甚至演变为彻底的独裁。AMLO漫长的政治生涯大部分都在国内政坛呼风唤雨。你不必相信他是查韦斯派或卡斯特罗派——并不是——但你仍可以断定他出任总统可能进一步削弱已经十分脆弱的墨西哥民主制度。

2006年,AMLO以0.5%的微弱劣势在总统竞选中败北,可以他在随后的所作所为推测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他宣布他被窃取了选举胜利,并在墨西哥城主广场徒劳地露营阻止获胜者掌权。墨西哥其实已经在民主改革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强化了独立的联邦选举局(IFE)监督选举。记者兼作家赫克特·阿奎拉尔·卡明(Héctor Aguilar Camín)将选举称为墨西哥历史上“竞争最强、计票最好”的选举。但这并未阻止ALMO把IFE官员称为“窃贼”,把选举流程称为“猪圈”,把获胜者卡尔德隆称为“非法总统”。

AMLO将打击腐败作为其竞选纲领的核心,这丝毫不令人奇怪。如此,他团结了不少选民,他们厌倦与政客的欺骗,又害怕有时因为日益加剧(或者说地方化的)毒品相关暴力的压力而导致的法治的破坏。

但不必指望AMLO拿出一套完备的打击腐败和非法行为的计划。一个问题是一些将AMLO送上总统宝座的鱼龙混杂的联盟成员——大多是前PRI成员——并不清白。更为根本性的是,AMLO的反腐方针是教科书式的民粹主义:复杂的社会问题应有简单的解决办法,它们得不到解决,完全是因为传统精英不想解决。选出一位有决心的强力领导人,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当然,这个领导人只能是AMLO。用政治学家热苏斯·席尔瓦-赫尔佐格·马尔克斯(Jesus Silva-Herzog Márquez)的话说,“AMLO所提供的反腐药方就是AMLO。”还记得吗?特朗普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夸耀“我一个人就能解决问题。”两相对比既好玩又令人惊悚。

民粹主义是一种身份政治。它因分歧而兴盛。它永远是我者对阵他者。将所有社会痼疾归咎于其他人的分裂型言论——针对银行家和商人、外国人和移民、穆斯林或犹太人、虔诚信徒或无神论者——是将特朗普或匈牙利的欧尔班这样的右翼民粹主义者与查韦斯或厄瓜多尔的科雷拉这样的左翼民粹主义者联系在一起的共同特征。

AMLO是这个组织的坚定成员。他的政治无理已是一个传说。2006年他输掉选举也许是因为他说福克斯总统是“查查拉卡”(稚冠雉)。他最近墨西哥商界是“贪婪成性的少数派”,因为“不想停止偷窃”而反对他。对他来说,政治就是以各种途径斗来斗去。

墨西哥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极化。它不需要灌输分裂政治的总统,即使他能在财政上颇为审慎。但墨西哥所选择的的AMLO恰恰是这种类型。

http://prosyn.org/QxkBcJG/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