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从特朗普手中拯救新兴市场

墨西哥城—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将墨西哥变成了政治玩具,因此,你很容易对墨西哥产生同情。如果特朗普得逞,墨西哥的北部边境将出现一堵“美丽的高墙”,对墨西哥经济至关重要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也将重新谈判,以满足“美国优先”的要求。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墨西哥首都和货币市场还得承受源自美国不稳定的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冲击。

但墨西哥不是个例,它的经历对所有新兴经济体都有借鉴意义,因为特朗普质疑的是整个全球贸易框架和开放性。如果特朗普在最近的西西里G7峰会上所说的话可以作为依据的话,我们可以期待他会在本周的G20汉堡峰会上继续抨击全球化。

很少有国家像墨西哥那样全心全意支持全球化。如今,墨西哥是全世界最开放的经济之一。总体而言,新兴经济体追求类似于亚洲四小龙(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的出口拉动型增长战略。但墨西哥更进一步,将制造业作为摆脱石油采掘依赖、实现经济多样化的手段。

不幸的是,墨西哥和其他许多新兴经济体开始采取这些政策时,中国伟大的开放政策正在加速。墨西哥的传统优势行业,如纺织业,无法与之竞争,已经基本被“赶尽杀绝”;而曾经令人无限憧憬的方兴未艾的行业,如电子消费品业,也出现了崩盘。

中国的冲击终究渐行渐远了,但墨西哥从未重新获得竞争力。如果说有什么例外的话,那就是汽车行业,目前该行业严重依赖与美国之间的开放边境。无论如何,与美国的贸易战墨西哥出口的80%以上和GDP的25%,而在NAFTA签署之前只占10%。

因此,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增长陷入萎靡也伤及了墨西哥工业,而油价的下跌更是加剧了阵痛。最近几年来,墨西哥增长率远远低于潜在水平。尽管劳动生产率因为NAFTA而得到了极端的提高,但全要素生产率——衡量长期竞争力的更好的指标——25年来一直保持稳定,有时甚至有所下降。

据泛美开发银行的圣地亚哥·莱维(Santiago Levy)的数据,墨西哥企业的生产率水平差距在NAFTA生效后大幅扩大。高生产率企业数量有所增加,但低生产率企业数量增长得更多。更糟糕的是,莱维发现,生存下来的企业并未创造出更多就业岗位,而创造出就业岗位的新企业常常比被它们取代的旧企业效率更低。

莱维指出,墨西哥出现这一现象的根源在于非正式性(informality)和非法性,而非正式性和非法性也有助于解释为何其他新兴经济体也难以从中等收入阶段跨越到高收入阶段。在一份2012年的工作论文中,莱维定义了正式企业和非正式企业的关键性区别,并研究了它们各自的生产率。基于人口普查数据,他发现墨西哥“绝大多数企业是非正式但合法的企业”,结论是幸存的企业适应经济环境的办法是将受政府就业保险覆盖的有薪岗位转变为无薪工作。

通过“非正式化”,老企业就可以战胜新来者,而新来者就会退出市场,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莱维给这���过程起了一个恰当的名字,叫“破坏性创造”,以示其与“创造性破坏”的相反含义。后者是推动生产率的关键要素,特别是在经济已经接近技术前沿时。

平心而论,墨西哥和其他许多新兴经济体一样,采取了大手笔的改革措施。有才干的墨西哥技术官僚——大多在美国接受训练——对墨西哥宏观经济框架进行了大量改进,也帮助墨西哥抵御了最近的经济风暴。尽管特朗普的抨击导致比索贬值高达50%,但通货膨胀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只是略微升高了几个百分点。

莱维认为,问题在于墨西哥的增强竞争力的改革没有击中生产率问题的根本。尽管墨西哥出口比拉丁美洲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还要多,但其出口部门的效率提高被系统性地引导资源进入使用无薪工人的低生产率企业的政策抵消掉了。

这些政策在新兴经济体中很容易见到。但在墨西哥,它们深深地植根于国家的法律和制度中,而社会补贴和微借贷机制加剧了这些问题。不难理解,墨西哥政府想要保护无薪工人,但它们似乎因此而牺牲了生产率增长。

不完美的制度和国家能力不足是大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共同特征,但这些问题的影响以不同方式体现。比如,墨西哥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非法毒品行业,其背后是美国的需求。美国毒品贸易助长了腐败和生命损失,其规模之巨,在今天仅次于叙利亚冲突。日益明显的是,反毒品战争根本无法取得胜利。更糟糕的是,这制约了政府的运转,包括由总统涅托领导的最新政府。

眼下,墨西哥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容易预测的美国政策。如果各方带着良好的意愿坐下来谈判,NAFTA其实是可以重新制定,让所有人的境况都有所改善的。但是,边境墙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美国流向墨西哥的人口比反过来更多;如果说美国有什么需要的话,也是更多的新来者以填补劳动力短缺,特别是看护行业。而尊重常识的美国毒品政策对墨西哥发展的帮助也会比其他一切政策都更有力。

但是,说到底,应对生产率和包容性增长的挑战还是要看墨西哥自己。目前,墨西哥是不平等程度最高的新兴经济体之一。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由于工资的提高,和医疗保险和其他工人服务的改善,中国的收入不平等正在减小。如果涅托政府无法为更多墨西哥人民带来更多增长,这个特朗普喜欢的中伤对象最终将出现自己的特朗普——只不过是极左版的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