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d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Alex Wong/Getty Images

默克尔的报应是欧洲——乃至世界的——不幸

约翰内斯堡——欧洲领导人在解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针对美国传统盟友所表现出来的敌意、或者特朗普政府迫不及待地推翻国际秩序时最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假定这一切行为都史无前例。但这根本就不是事实。

“我的哲学是所有外国人都想搞死我们,因此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把他们搞死。”1971年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约翰·康纳利在成功说服理查德·尼克松总统通过终止布雷顿森林体系来惩罚欧洲时就曾这样提出

同样,特朗普肯定会同意“在平衡稳定的国际体系所提出的要求和保持国家政策的自由度之间,”美国明智地“选择了后者”。时任纽约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在七年后的一次演讲中评价尼克松决策时曾这样说。这位美联储未来的主席进一步宣称“20世纪80年代的合理目标是…世界经济有控制的解体”。

当前与20世纪70年代欧洲曾面临局势的差别在于欧洲政治中心的魏玛式内爆。20世纪70年代,美国对德、法、英发起的金融攻击(比如通过实现美元浮动)遭遇了欧洲统一机构的顽强抵抗。相比之下,今天欧洲现状的捍卫者却被迫两线作战:既要抵抗特朗普的侵略,又要在欧洲内部抵制以萨尔维尼和迪马欧为代表的意大利政坛新星,尽管萨尔维尼和迪马欧成功地取得了议会多数,但他们的组阁权却被意大利深陷重围的体制派总统所剥夺。

美国声明对钢铝进口收取关税尽管表面上是针对中国,但也是向欧洲发出的最新信号,必须认真对待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接下来美国又退出伊核协议,这再次为特朗普提供了绝佳机会尽情享受欧洲,特别是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无能和软弱。

在迫于压力坚持欧盟人口最多的成员国兼最大经济体德国将留在伊核协议后,默克尔立刻就遭到羞辱,因为一家接一家德国企业正在从伊朗撤出。所有人都不愿挑战美国的金融霸权,或者放弃特朗普对近5,000家德国企业提出的总额高达6,000亿美元的减税计划。而在伊朗冲击波被吸收之前,美国威胁要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而这每年至少会让德国出口企业减少50亿美元的收入。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尽管后果极其严重,但只有理解了德国与意大利发展之间的因果关系,才能深入了解德国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就像特朗普的目标是推翻德国受益了几十年的全球体系一样,萨尔维尼和迪马欧将欧元解体视为积极进展,能够推动他们的反移民运动。就在三年前,当我代表希腊与德国政府谈判结束仍在压迫我的祖国的不可持续的贷款和高度紧缩政策组合之时,我曾在一次欧元区财长会议上警告我的对话者:

“如果你们继续坚持导致整个民族陷入长期停滞和屈辱的政策,那么与你们打交道的很快就不是我们这样的欧洲左翼分子,而是那些以分裂欧盟为己任的反欧洲仇外主义者。”

这个预言正在变成现实。因为否决了迫切需要的欧盟改革,默克尔的历任政府确保欧洲陷入到分裂状态之中。德国的建制派媒体现在正将财长任命被总统否决的意大利经济学家称之为意大利的瓦鲁法斯基。这样的绰号掩盖了一个根本性的不同:我的目的是让希腊可持续地留在欧元区,并为此目的与赞成债务重组的德国领导人发生冲突。因为2015年夏天击垮了我们的欧洲主义政府,德国自己种下的种子结出l了今天苦果:那就是梦想退出欧元的意大利议会多数。

德国两大政治问题之间的因果关系具有经济基础。特朗普明白一件事:德国和欧元区在他的摆布之中,因为它们越来越依赖对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巨额净出口。而紧缩政策则导致这种依赖性不可逆转的增加,上述政策最初在希腊试水,而后又扩展到意大利和其他国家。

要想理解这种因果关系,只需回忆一下德国坚持作为同意为陷入困境的政府和银行提供救助贷款条件的消除结构性预算赤字的“财政契约”就可以了。而后还要注意这种遍布全欧的紧缩举措是在超额结余远大于投资的情况下产生的。最后,还要注意大量过度储蓄及平衡政府预算意味着巨额的贸易盈余——因此导致德国和欧洲越来越依赖于对美国和亚洲的巨额净出口。换句话讲,导致仇外、反欧洲意大利政府的同样那些无能的政策也强化了特朗普对默克尔的支配力量。

欧洲无法理清内部头绪已经催生了新的意大利多数,这些人计划驱逐50万移民,助力匈牙利、波兰、法国、英国、荷兰,当然还有德国本身的激进种族主义。此外,由于欧洲太过软弱无法驯服特朗普,美国将迫使中国放松其对金融和技术领域的管制。如果美国成功,中国国民收入的至少15%将会流出国门,进而强化正在欧洲和美国催生政治怪物的紧缩势力。

所有这一切都可以预料——事实上已经在预料之中。因此人们不该为默克尔和欧洲今天的局面而感到惊讶。但只有危险的傻瓜才会为此庆祝。

http://prosyn.org/blKIpwp/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