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73_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_davoswef Fabrice Coffrini/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充满了巨大威胁的山顶上梦游

达沃斯——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巨大威胁”正在危及我们的未来。虽然其中有些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但另外一些才出现不久。前疫情期顽固的低通胀已经让位于今天的通胀过高。长期停滞——因总需求疲软而导致的长期低增长——因为负面总需求冲击与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相结合,已经演变成为滞涨。

曾经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现在都在快速攀升中,由此推高了借贷成本并可能导致债务危机大规模爆发。超全球化、自由贸易、离岸外包和即时供应链的时代已经让位于新的去全球化、保护主义、制造业回流(或“友岸外包”)、安全贸易和“以防万一”的供应链冗余等状况。

此外,全新地缘政治威胁正在加大冷战和热战的风险,并进一步导致全球经济巴尔干化。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严重,而且速度也比我们之前预计的要快得多。疫情也可能变得更为频繁、致命和代价高昂。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等领域的进步可能带来更多不平等、永久性技术失业以及用于挑起非常规战争的更致命的武器库。所有这些问题都助长了民主资本主义所引发的反弹,并增强了左右翼民粹主义分子、威权主义和军事极端分子的力量。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Subscribe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https://prosyn.org/w5Oc3C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