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扭转医学人才窘境

格林纳达—放眼全球,医生已经紧缺,美国和英国对外国医生的需求让发展中和中等收入国家医疗资源不堪重负。比如,美国医生短缺状况到2025年可能达到近95,000人,相当于今天在职医生总数的43%。

当医生供给不足时,美国和英国就转向菲律宾等国家填补缺口。但这导致菲律宾自身也出现医疗专业人士严重短缺的情况。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非洲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在肯尼亚,超过50%的医生在海外执业,这导致每100,000肯尼亚人只有20名医生。相反,每100,000英国人拥有270名医生

平心而论,医生花时间在海外工作和培训没有什么错,相反,在不同医疗体系中执业对于培养经验丰富的全科医生至关重要。根本性问题是医护人员和学生整体正在离开发展中国家,去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受训,并永远不会回到祖国。此外,医学教育学费常常由供给国支付,而这笔钱常常一去不返。

要扭转这一趋势,我们必须让医学生在世界级临床环境中受训,同时鼓励他们回祖国执业。这绝非易事,部分是因为在发达国家执业吸引力远大于在发展中世界执业,而医生基本上无不更喜欢在受训国工作。任何旨在阻止医学人才流出发展中国家的单向流动都必须解决这些因素。

首先,我们应该关注医学训练地。学生可以完成临床前训练,而临床训练的一部分放在祖国进行,然后自主选择在美国或英国完成短暂的临床训练阶段。

住院是医学训练过程的最后阶段,该阶段常常决定医生喜欢怎样的执业环境。如果来自发展中世界的医生在美国和英国完成住院阶段,他们很少会回国。事实上,他们常常获得很强的留下激励:永久签证和有效的行医执照。

因此 ,中低收入国家应该提供更多的住院训练,而对当前医生供给失衡负有一定责任的美国和英国应该用资金和知识帮助中低收入国家。

我们还需要克服吸引大量发展中世界医生从一开始就在海外执业的财务激励,手段可以是强制公费接受医学院训练的移民医生在获得海外行医许可前支付学费。这样,当医生选择在国外工作时,就将背负等于他们所受的训练补贴的负债。

这一条件可以通过设计合理的奖学金制度实现,可以采取这样的口号:“不回来,就还钱。”在这一制度下,就不会有那么多志在持久在海外工作的学生选择政府补贴,从而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志愿在祖国执业的学生,或用于卫生基础设施投资。

特立尼达成功地实施了这一战略——在海外受训的医生白要求回国工作五年充抵政府奖学金——美国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旨在鼓励学生在国内特殊地理条件地区执业。

在由我担任校长和CEO的圣乔治大学,有一个城市医生奖学��(CityDoctors Scholarship)计划,获得全学费奖学金的纽约市医学院学生必须在受训后回到纽约市公立医院系统执业五年。如果不回去,就必须像偿还贷款一样偿还奖学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发展中国家的医学训练项目也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引导未来医生满足国内需求。学生绝大多数出身富裕,这通常意味着他们来自大城市。应该更多地从农村地区招生——那里的短缺问题常常最为严重——并且在最需要他们的环境中接受训练。通过扩大地理和社会经济人才基础、更快地遴选优秀申请者,我们能够提高学生返回家乡执业的可能性。

全球性可持续医学训练有益于全人类,这能确保所有国家的医疗需求得到满足。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