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mnitz3_ (Photo by Gavriil GrigorovTASS via Getty Images_cow farm Gavrill Grigorov/TASS via Getty Images

猪肉行业陷入一种混乱

柏林—猪肉行业已经失控。这样的失控不仅有害于气候,生物圈,土壤和森林,而且对人类健康产生直接的威胁。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对动物界的疾病提出预警——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病原体——被大大忽视。另一个全球健康威胁在于抗生素的抗体——和肉类制品紧密相关的。

世界卫生组织的动物健康分会估计,人类60%的感染疾病来自动物。根据去年《自然》杂志的一篇文章,随着人口的增长和消费模式的改变,这个数字还在增长。随着土地性质的改变,例如森林开采和农田开发,这都增加了传播的可能性。

人类活动已经影响到地球75%的土地开发。这农业,牧场和草地的开发的超过三分之一土地,这些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人类对野生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已经持续了数千年。

我们知道,随着人口的增长,动物的养殖业也直线上升,这就导致动物的疾病传染到人的概率增加。近期《自然》杂志的文章表明,超过25%的农业和超过50%的动物的疾病和人类有关。随着农业和动物养殖业的进一步发展,单一农业文化和过度动物饲养会改变农业生态。

另一个土地开发的主因是动物饲料。例如,作为主要蛋白质来源的大豆的种植消耗了1.2亿公顷的土地,相当于三个半德国的领土。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一直都在警告家畜对流行病的影响。随着人口数量在五十年内翻番,肉类的消费翻了三倍。如今,全球大约有三亿吨的肉类被消费。2017年,全球有15亿头牛,10亿头猪和230亿家禽和20亿只羊。这些家畜都饲养在有限拥挤的空间内,有利于禽流感和猪流感的传播。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联合国科研任务小组发现,感染禽流感不仅通过野生和迁徙的鸟类,而是在家禽中也开始出现。家禽是通过野生动物传染上的。根据2016年的报告,“目前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那些携带H5N8 HPAI 病毒迁徙鸟能不死于这些病毒。”如此相反,“禽类的生产交易依旧会有感染禽流感的风险。”

这些动物界的疾病不仅仅和肉类加工相关。酱油和抗生素的滥用也是今天肉类加工的主要问题。专家预测,到2050年,全球每年一千多万人口会死于失效的抗生素。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动物产品的广泛使用是抗生素失效的主要原因。政府对德国超市的问卷调查也支持这个结论。

再者说,新冠病毒在屠宰场出现引发的全球流行说明,肉类生产不仅对破坏环境和忽视动物权益,而是是对工人的剥削。在德国,加工厂的工人大都来自东欧,几乎都不会说德语。这些工人都是是临时工,没有正规的劳动合同,更谈不上医保。今年6月,在德国最大屠宰场,1000多名的工人感染新冠病毒。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需要采取“少而精”的猪肉消费。在德国,每人每年吃掉大约60公斤(132磅)的猪肉。这比美国,澳洲和其他欧洲国家都要多。然后,全球吃肉的数量和频率都在减少。我们不仅不必一天三餐都吃肉,甚至一个周也不必吃三次,而是一周一到两次。

多年以来,政治人物一直都在忽视科学家关于肉类行业的健康警告。今天,整个世界不得不面对这些警告的重要性。对农业和食品体系一系列地改革迫在眉睫,这些改变应该包括强化农业生态学,鼓励更加短期,多元和弹性的价值链。科学性的常识已经存在多年,我们需要的就是把它们运用起来。

https://prosyn.org/CWE0gE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