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特朗普应当采取的经济政策

伦敦——随着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由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和我领导的35位杰出国际商业领袖正在积极捍卫开放市场、支持气候变化的斗争和领导大规模反对全球不平等运动。这些是我们所认为的美国和世界唯一可行的经济战略的核心要素。

最近的选举结果,包括特朗普的当选,凸显了发达国家许多家庭日益加剧的经济痛苦。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二十年,前所未有的全球化几乎增加了所有人的收入。最贫困的1/3人口收入增长了40%到70%,而中等收入的1/3则增加了80%之多。最富有的1%表现更好——他们的表现太过亮眼,事实上,商业精英现在面临着强烈的反弹。

尽管如此,有个关键群体——即中低收入家庭——的收入几乎没有任何上涨。而且,2008年以来,同样这个群体却承受了紧缩的痛苦。因此不出所料,该群体成员感觉被全球化所“抛弃”——现在正在要求改变。

特朗普内阁或许会制定针对特定行业的内向型政策,或者试图限制贸易竞争,以求孤立地解决这个群体的痛苦。但这些家庭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孤立的。相反,它们来源于当前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社会和环境所能承受的极限——以及这种模式所支持的全球化版本。对这一现实视而不见并实行狭隘民族主义的解决方法只会进一步加剧问题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