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进步时代的教训

华盛顿—想象你是一位全球政治混乱时期的坚定的国际主义者,现在,你需要面对白热化的美国总统竞选结果。获胜的是一位共和党,他释放出外交政策收紧的风声;败北的是一位民主党,她代表对外向型政府的坚持。

现在,想象新政府与其他国家合作,要在未来15年帮助拯救2,500万生命。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很多读者一定对这一情景非常熟悉,其中许多人仍然没有从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的现实中调整过来。但在2001年,也有很多人这样想。当时,小布什依靠最高法院出人意料的裁决,平息了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风波,击败阿尔·戈尔(Al Gore)当选总统。

今时和往日的比较总是有限制,但值得注意的是,21世纪初,世界大部也处于混乱之中。许多地区遭遇经济危机,全球领导人不论在哪里开会,都会遭到示威。美国政府的中东政策与联合国截然对立,暴力极端主义也是方兴未艾。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拯救了大约2,500万条生命——大部分是五岁以下儿童和感染艾滋病的人——因为从2001年布什执政早期左右开始直到2015年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快结束期间,全球发展进步不断加速。

我的布鲁金斯学会同事克里斯塔·拉斯缪森(Krista Rasmussen)和我最近发表了一项研究,评估了千年发展目标(MDG)时期的进步速度的变化情况。MDG由全球领导人在2000年时制定,旨在2015年前解决与全球贫困有关的最严重的问题。我们发现,在此期间所拯救的生命中,大约三分之二在非洲,五分之一在中国和印度,其余则分布在其他发展中国家。

其他领域的进步也有所加速。2000年以来,与保持20世纪90年代的趋势不变的情况相比,至少增加了5,900万完成了小学教育的儿童;与保持1990—2002年的改善速度的情况相比,增加了4.7亿多人摆脱了极端贫困。

不幸的是,我们发现,其他目标方面的进步有些逊色。世界在扶贫和扩大饮用水普及面等方面取得了大量进展,但并没有在20世纪90年代趋势的基础上取得本可以实现的重大改善。而在环境卫生方面——即厕所的普及性——缓慢的进步速度并未得到加速。

这些结果对于当今不确定的地缘政治局势给出了三个重要教训。首先,过去的需要未必只是序曲:突破永远是可能的,即使我们未曾预料到。21世纪初,国际合作的改善前景十分黯淡。1999年12月,如今被称为“西雅图之战”的群众游行导致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未能完成议程。2001年7月,一位示威者在意大利热那亚G8峰会会场外的骚乱中被射杀。但天使战胜了恶魔,世界团结起来,针对生死攸关的全球卫生问题采取了行动。

其次,突破常常来自打破现状的务实的技术举措。比如,全球卫生状况的迅速进步来自科学发现和对新创新机构的大量投资。其中包括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现称疫苗联盟,简写为Gavi)、美国总统艾滋病紧急缓解计划以及许多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等机构支持的公私合作项目

第三,政治领袖可以在推进全球问题的新方针和解决方案方面起到重要作用。2001年初,谁能想到小布什——他日后将让美国陷入灾难性的伊拉克战争——会成为全球治疗艾滋病和疟疾的英雄?最终,小布什政府拨付的对外援助预算远远高于克林顿的两个总统任期。

这三个教训应该应用于未来全球挑战的前沿。2015年,所有国家一致同意制定宏大的可持续目标(SDG)。SDG将在2030年实现,内容包括消灭极端贫困和饥饿、降低各国内部和各国之间的不平等性,以及确保地球的可持续未来。许多人认为,考虑到当今世界所面临的严重问题,这些目标过于宏大。但实现这些目标对于改善所有人的生活水平来说至关重要。

2017年的世界有一种失序的感觉,但随时实现重新进步的可能性比大多数人所想象的更大。实现这一可能需要一些关键要素,如科学和商业方面的制度性和破坏性创新。还需要各式各样的政客都能贡献自己的力量。只要聚齐了正确的要素,人类成就的潜力将是巨大的。因此,我们大可以希望下一波全球发展的胜利要比过去更加令人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