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人类如何引起大灭绝

斯坦福—毫无疑问,地球正在经历历史上第六次大灭绝——也是大约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巨灾以来的首次。根据一份最新报告,如今物种灭绝速度比地球历史上的稳定时期快十到数千倍,各物种数量的减少速度又比物种灭绝速度快数十万倍。一项估算表明,在过去40年里,地球失去了一半的野生动植物,原因毫无疑问是人类。

我们正在杀死宇宙中已知仅存的伙伴,很多十分美丽,并且每一种都复杂而有趣。这是一场悲剧,即使是对那些不关心野生生物死活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正在迅速消失的物种为我们人类提供不可或缺的生态系统功能:控制气候、维持土壤肥沃、给庄稼授粉并抵御病虫害、过滤清洁水、提供粮食,等等。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地球生物多样性损失大提速的原因十分清楚:人类活动的快速扩张,其背后是日益严重的人口过剩和日益增加的人均消费。我们破坏栖息地建设农场、牧场、公路和城市。我们的污染干扰气候、毒害土地、水和空气。我们在全球散播将外来入侵生物,过度利用商业或营养价值高的动植物。

人的数量越多,必须动员起来支持人口的地球生产性资源也越多。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多的荒地必须开垦,或转变为基础设施,以支持马尼拉、成都、新德里和圣何塞等新兴城市。更多的人口意味着更大的化石燃料需求,这意味着更多得温室气体排入大气——这也许是最大的物种灭绝威胁。与此同时,为了从油砂中提炼低等级石油,更多的加拿大需要被毁掉,而更多的美国也会因为液压致裂法炼油而被毁掉。

更多人口还意味着电脑和手机产量的增加,以及更大规模地开采制造这些东西所需要的稀土。这意味着更多的杀虫剂、洗涤剂、抗生素、胶水、润滑油、防腐剂和塑料,其中有许多包含类似于哺乳动物激素的化合物。事实上,这意味着更多的塑料微粒子存在于生物圈中——这些粒子可能有毒,或在表面积累毒素。结果,所有生物——也包括我们——已经被拖入了一个有毒的大熔炉,无法适应的生物进一步走向灭绝深渊。

每多一个人,问题就严重一分。自人类成为智能生物以来,总是首先使用获取最便利的资源。人类定居在最肥沃、产量最高的土地,饮用最近、最清洁的水,并利用最容易得到的能源资源。

而当新人类到来时,粮��就得在较不肥沃、更加脆弱的土地上生产。水必须从远处运来或进行净化。能源必须从更加边缘的资源提炼。简言之,每一个加入全球人口的新人类都会不成比例地给地球和地球系统带来新的压力,导致更大的环境伤害,比祖先造成更多物种的灭绝。

要想了解这一现象,可以以石油业为例。1859年宾夕法尼亚州打下第一口油井,只往地下钻了不到70英尺就实现了喷油。由深水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井、2010年在墨西哥湾爆炸的油井,起点在水面下一英里处,钻透数英里的岩石才找到了石油。这需要大量能源,而当这口油井爆炸时,治理的难度也大大增加,导致墨西哥湾和附近海岸线生物多样性被持续大规模地破坏,并影响到无数地方经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可以简单地总结一下局面。不断扩张的世界人口与大部分其他动物数量竞争(老鼠、牲畜、猫、狗和蟑螂等动物例外)。我们通过农业的扩张占用了来自太阳、用于为所有动物生产食物的能量的一半——而我们的需求还在不断增加。

作为世界主宰动物的我们切走了一半的蛋糕,毫不奇怪数百万个为剩下的一半而斗争的物种开始迅速消失。这不仅是一个道德悲剧,也是一个生存威胁。大灭绝将让我们失去大量人类文明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功能。我们的人口炸弹已经造成了第一批受害者。它们绝不是最后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