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硅谷的间谍问题

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州—在最近的致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中,思科系统公司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停止截取该公司产品并安装用于侦听外国客户的装置。这是关于美国信息技术公司如何被知情或不知情地征用用于“反恐战争”的最新披露——不断的披露正在威胁到美国IT部门的全球主宰力。

自从国安局的互联网窃听被曝光以来,美国国外的政府和大公司便开始质疑美国IT企业保证其产品安全性的能力。美国在世界信息经济中的核心地位在两年前还不可动摇,如今陷入了重重威胁——这一事实应该引起所有美国产业界企业家、公司高管、员工和风险资本家的严重关注。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有些讽刺。毕竟,美国的全球IT领导地位直接决定于其国家安全设备。二战结束后,特别是1957年苏联发射人造卫星以来,美国在电子工程及随后的计算机科学进行了巨大的投资。

成本加成承包让惠普和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Semiconductor)等当时的小型科技企业能够从国防部获得优渥的价格,填补它们本无力承担的研发支出。这使得这些公司能够制造出最终创造了全新的市场经济部门的和高科技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