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反全球化“英国退出”大爆发

首尔—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仇外都为“脱欧”阵营在英国最近的欧盟成员资格公投中获胜贡献了力量。但这些力量只是更大的变局的表象:全世界范围内国家和市场关系的根本性变化。

自现代资本主义诞生以来,这两种人类活动的框架总体而言一直保持着独立。市场参与者追求经济利益,市场也随之在地理上不断扩大,而国家寻求人人遵守秩序和控制领土内的一切。一个商人可能察觉到外国的市场机会,但要追求这些机会,他会去找国家——最先找的是移民当局。

如何协调市场与国家之间的紧张是当今政治经济学的一个核心问题,一如十八世纪的亚当·斯密、十九世纪的弗雷德里希·李斯特(Friedrich List)和卡尔·马克思以及在整个二十世纪中叶就此问题进行长期论战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弗雷德里希·冯·哈耶克。

让我们构想国家-市场关系的两种极端情况。第一种是一个无缝的全球市场,个体可以尽情最大化物质利益而不会受到任何国家干预。这一情景的问题是你所生活的国家可能极易受到畅通无阻的全球化所造成的一切消极后果的影响,比如货币贬值、劳动剥削、践踏知识产权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