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英格兰银行的“出局”艺术家

伦敦—在加拿大,如果你说你来自伦敦,本地人会问你是安大略的伦敦还是英格兰的伦敦。这个问题总让我感到相当懊恼,这或许是顽固的帝国主义无知心态吧。

但是,或许没过多久,他们就不必再出此问了:在伦敦,我们现在都是加拿大人。一位评论家说他:“和摇滚明星一样帅,和公关一样有魅力。”前加拿大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履新英格兰银行行长第一周就带来了一场风暴。

变革是当下英格兰银行的主题。过时的通胀目标机制已经一去不返,紧盯消费物价指数、无视金融部门失衡的日子已经结束。到来的是一个全新的“或有的、基于阈值的前瞻性指引”世界,它还有三个导致指引改变的“出局条件”(knockout)。我们得迎来对央行用词的新解释了。这是英格兰银行(位于泰晤士河畔的安大略的金融区核心)的兴奋期。

卡尼在其第一次政策公告中只说了很简单的一点,即利率将维持不变,英格兰银行版量化宽松将继续实施,至少在失业率降至7%以下(当前为7.8%)之前是如此。尽管卡尼的话非常直白,但市场还是感到困惑。英镑先是暴跌,然后反弹,而长期政府借贷利率上升约30个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