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全球化时代的爱国主义

伦敦—政治中的新断层线,用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话说,在于全球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之间。这一观点和英国的欧元怀疑派和美国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类似。但是,这一观点既错误,又危险。

从12月13日的法国第二轮和最后一轮地区选举结果看,至少法国选民也有力地拒绝了这一观点。他们将73%的选票投给了国民阵线的对手,让该党连一场胜利都没有得到。

勒庞指责主流政党结派反对她,称它们的合作是对民主的否定。当然,她这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两轮选举制度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迫使政党和它们的支持者寻找共识,形成合作。除非国民阵线设法赢得盟友,否则它就无法在选举中取得突破。(对特朗普来说也许也是如此。)

这并不是说勒庞的观点——投票支持她的政党的选民才是真正的爱国者——一无是处。她种下了一个强大的信念,有可能吸引其他党派的支持者。因此,必须从法国内部和外部反驳她的观点。这一民族主义的夸大其词——封闭比开放更有利于国家利益——的基本假设是非常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