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为何石油巨头应该自杀

伦敦—如今,石油价格已经安稳地位于每桶30—50美元的长期区间(如一年前的本文所述),世界各地的能源用户每年可以获得2万亿美元以上的收入提振。净结果几乎肯定可以加速全球增长,因为如此巨大的收入再分配的受益者大多是中低收入家庭,他们会把所有的收益都花掉。

当然,也有大输家——主要是石油生产国政府,它们的储备下滑,只要有可能,它们就从金融市场上借钱而不是削减公共支出。毕竟,这才是政客偏爱的方针,特别是当他们正在打仗、抗拒地缘政治压力或面对群众暴乱时。

但并非所有的生产者的损失都一样。有一个群体确实遭到了重创:西方石油公司,今年它们宣布减少价值大约2,000亿美元的投资。这导致了全球股市低迷;但是,矛盾的是,石油公司股东可能最后还能从新的廉价石油时代获益。

只需要满足一个条件。领先能源公司管理层必须面对经济现实,不再徒劳无益地沉迷于寻找新石油。75家族大石油公司每年仍投资超过6,500亿美元用于寻找和开采存在于越来越困难的环境中的化石燃料。这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资本错配之一——其经济可行性完全依靠人为的垄断价格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