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德国妄想症

发自柏林——最近几天,派驻欧洲中央银行管理委员会的德国代表对该行11月7日下调基准利率的决定表达了强烈不满。如今欧盟委员会也开始调查德国的巨额经常账户顺差是否对欧盟或更大范围造成了破坏效应。而该调查以及对德国出口带动型增长模式的批评也在德国境内激起了极大不满。德国是否成为了欧盟自身问题的替罪羊?还是与欧盟和世界经济彻底脱节了?

德国人一直以来是最亲欧盟的国民,但他们的情绪正开始逐渐转向反对欧洲共同货币——欧元。一个公开反对欧元政党已经成立,并且虽然未能在九月大选中进入德国联邦议院,但它有着成长的肥沃土壤。这是一个悲剧,因为这个国家本应是推动一个关乎欧洲未来的有说服力愿景的驱动力。

有三种错觉导致德国公众越来越厌恶欧洲一体化——但是许多德国人不明白,德国将是欧元崩溃的最大输家。

首先,德国人深信他们已经非常顺利地度过了危机。虽然在2009年德国的GDP增长大幅放缓,但它迅速恢复了过来;德国现在的经济比那时还增长了8%。同时,失业率也在危机中下降,达到5.2%,这是两德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德国政府承诺的财政巩固政策使得其在去年实现了盈余;预计到2018年,财政盈余将达到GDP的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