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 polish diamonds Per-Anders Pettersson/Getty Images

全球南方的制造业未来

华盛顿—在新兴市场,制造业历史上一直是生产率、增长和就业的源泉。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工业化让拉丁美洲、亚洲和东欧的发展水平稳步提升。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但传统制造业作为适合低收入国家的增长战略,其效果正在消失。要在科技推动的未来全球经济竞争,发展中国家需要新模式提高生产率、让人们参与工作。

两大因素促使我们质疑制造业推动的发展。首先是竞争力:吸引生产流向低收入国家越来越难。劳动力成本、汇率和基础设施都竞争激烈,这导致全球制造业枢纽开始出现整合。

第二个因素是科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拉低了劳动力成本,将制造转移到新兴经济体的理由也不再成立。对于刚刚才迈向工业化以刺激增长的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国家来说,这一问题尤其严重。在短期,依赖制造业的发展中国家能够通过改善营商环境和培训更熟练的工人参与竞争。但迟早,工资和劳动力将不再是比较优势。

传统制造业无法为全球南方继续提高经济增长,经济学家正在探索新的增长率模型。一种思想是鼓励向银行、金融、通讯和保险等服务业转型。一些人甚至预测制造业中心能够成为服务业“生产”地。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依赖科技的活动被当做经济万灵丹,原因就在于其扩大生产的边际成本很低。

但转向孤立的服务业无法解决全球南方所面临的经济和就业相关挑战。与雇用大量低技能工人的传统制造业不同,扩张的服务业无法抵消工厂关门所导致的就业岗位损失。除了一些显著的例外——包括建筑业和旅游业——非制造业无法在驱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保证充分就业。因此,完全改变现状并不明智。

但办法还是有的:新兴市场或许能够制定更加精细的战略,整合生产流程中的各要素,获得有形和无形的收益。但如果未来生产需要融合制造和服务,低收入国家需要适应这一要求。

对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互动,世界还有待深入研究,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科技是转型的核心。我的世界银行同事玛丽·霍瓦德-德里米尔(Mary Hallward-Driemeier)和高拉夫·那亚尔(Gaurav Nayyar)最近指出,“联动制造业”——机械和设备彼此相联并接入互联网代表着生产的未来。这些所谓的“智能工厂”将驱动制造业前进,而如果新兴市场要在这一新生产局面中参与竞争,决策层就需要提高经济的自动化、竞争力和联动性层次。

即将到来的“制造服务化”将让所有国家——但特别是发展中世界——的决策者面临艰难的选择。不是所有经济体都能从制造业相关服务中获益,而确定服务如何补充工厂的变化需要创造力。

但霍瓦德-德里米尔和那亚尔指出,不管产出出自哪里,未来生产线都会比今天更加智能。“因此,各国应该制定日程准备好跨行业协同以参与产品的全价值链,同时探索制造业之外的单独机会。”

既要提高低技能和无技能工人的就业,又要保持高增长水平,实现这一点变得越来越困难。全球化和新科技正在剧烈改变世界制造业格局,迫使新兴经济体领导人重新思考通往繁荣之路。

幸运的是,联合制造和服务的因素要多于分离它们的因素。如果“智能工厂”转型得到明智的管理,那么全球南方经济体能够找到新增长机会。否则——经济引擎熄火所导致的就业岗位损失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http://prosyn.org/3ZsdmdM/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