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报复式恐怖主义年代

新德里—我们知道,世界列强会或明或暗地干预颠覆他国政府,扶持傀儡政权,甚至不惜通过军事行动。但是,短期看来更好的策略,常常带来灾难性的意外后果,干预导致国家分裂,陷入冲突,而干预的大国被当成暴力的目标。这一因果链在今天触目惊心,涉足中东的国家面临恐怖袭击的激增。

上个月,22岁、在英国出生的利比亚难民之子阿贝迪(Salman Ramadan Abedi)在美国流行歌星阿利亚纳·格兰德(Ariana Grade)的英国曼彻斯特演唱会现场引爆自杀式袭击的炸弹。这场爆炸式英国十多年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它只能认为是对英国及其盟友在利比亚的所作所为的报复。外部干预导致利比亚沦为饱受战争摧残的恐怖分子避风港。

英国不但积极支持利比亚的圣战分子,它还鼓励外国战斗人员,包括英国籍利比亚人参加2011年由联合国领导的推翻卡扎菲政权的行动。这些战斗人员中就有阿贝迪的父亲、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Libyan Islamic Fighting Group)的老牌成员。该组织机要人员在卡扎菲执政期间纷纷被抓获被迫流亡。老阿贝迪六年前返回利比亚,与被称为的黎波里旅(Tripoli Brigade)的新成立的西方支持的军阀并肩战斗。他的儿子在曼彻斯特剧场袭击之前刚刚从利比亚回到英国。

这不是第一次有前“伊斯兰圣战者”将圣战主义传播给其出生于西方的儿子。去年6月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脉动(Pulse)夜总会大开杀戒的马丁(Omar Saddiqui Mateen)也受到其父的熏陶。其父在20世纪80年代与美国支持的圣战组织一起战斗,将苏联赶出了阿富汗。脉动夜总会枪击案是美国历史上单日死亡人数最大的枪击案。

事实上,美国当时在阿富汗的行动可能是今天的报复式恐怖主义最大的来源。在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的帮助和沙特阿拉伯的资金支持下,美国中央情报局实施了其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秘密行动,训练和武装了数千名反苏叛军。美国还花了5,000万美元进行了“圣战扫盲”计划,煽动阿富汗人打击苏联“异教徒”,并将中央情报局所训练的游击队员成为“圣战士”。

但是,苏联人离开后,许多这些圣战士最后组成了基地组织、塔利班和其他恐怖组织。其中一些人,如本·拉登,滞留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带,将那里变成了组织国际恐怖主义的基地,2001年美国9·11袭击事件就是在那里谋划组织的。也有人回到祖国——包括埃及、菲律宾等——发动针对被他们视为受到西方毒害的政府的恐怖行动。“我们是我们现在所斗争的问题的幕后推手,”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2010年时承认

但美国——实际上是整个西方——似乎并未汲取教训。克林顿本人费尽心机诱导犹豫不决的奥巴马总统支持推翻卡扎菲的军事行动。结果,正如小布什将因为伊��克的分崩离析而被铭记,利比亚的混乱局面也成为奥巴马的一项核心遗产。

在叙利亚,中央情报局再次支持了据说是“温和派”的圣战主义叛军派系,其中许多人与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有关系。至于俄罗斯,则一直在支持其被保护人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因此遭到了报复,如2015年班机在西奈半岛坠毁事件。俄罗斯一直在寻求利用塔利班牵制驻阿富汗美军。

而对欧洲来说,两大圣战堡垒——叙利亚和利比亚——就坐落在它的大门口,而源自其过去的干预的报复随时都可能敲门,法国、德国和英国的恐怖主义袭击日益加剧就是明证。与此同时,本·拉登最喜欢的儿子哈姆扎·本·拉登(Hamza bin Laden)正在试图复兴基地组织的全球网络。

当然,地区力量也在中东持久的混乱和冲突循环中扮演了角色。沙特阿拉伯可以和另外一个为圣战主义提供资金的国家卡塔尔断交,但它在也门和伊朗进行着一场残酷的代理战争。这场战争让也门和伊拉克和利比亚一样,眼看着就要成为一个失败之国。

此外,自冷战下半场以来,沙特阿拉伯一直是偏隘极端的瓦哈比派伊斯兰教的主要输出国。西方列强将瓦哈比派视对付为共产主义和1979年伊朗什叶派“革命”的良方,在策略上鼓励瓦哈比派。

最终,瓦哈比派的宗教狂热成为现代逊尼派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温床,而沙特阿拉伯本身也被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东西所威胁。巴基斯坦——另一个恐怖主义的主要赞助国——也在遭受恐怖主义的反噬。

应该立即采取新方针。认识到武装或支持任何地方的伊斯兰激进派最终都将助长国际恐怖主义,这样的便利联盟(alliances of convenience)应该避免。总体而言,西方列强应该对干预的诱惑严防死守。反之,它们应该采取系统性的措施让英国首相梅所谓的“伊斯兰极端主义邪恶思想”名誉扫地。

在这个方向上,美国总统特朗普给出了错误的信号。在他的首次出访中,他访问了沙特阿拉伯,在这个腐朽的神权政治国家,他讽刺地剪彩了全球打击极端主义思想中心(Global Center for Combating Extremist Ideology)。在美国及其盟友仍然面临恐怖主义报复之际,我们希望特朗普恢复神志,帮助让布什在2001年发动的漫长的反恐战争能够真正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