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er prime minister and PPBM chairman Dr Mahathir Mohamad is giving a speech Faris Hadziq/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化会改观吗?

槟城—再过几个月甚至几周,马来西亚就将迎来几十年来最有争议的选举。马哈蒂尔——马来西亚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2003年卸任——以92岁高龄之躯,与他曾经镇压的反对派一道,努力阻止他的前门生、颇具争议的总理纳吉布赢得新任期。但要打破马哈蒂尔此前所在政党——巫统长达61年的连续胜选绝非易事。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事实上,专家仍然看好纳吉布,一位民调专家预测现任总理将重获三分之二议会多数,从而能够修订宪法。马哈蒂尔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扭转政局,领导反对派希望联盟(PH),用他的新政党马来西亚统一原住民党(PPBM)取代泛马来西亚伊斯兰党(PAS)成为巫统的主要替代者。

PAS只获得了大约15%的选举支持,但成功地促使巫统实施其民族主义宗教(nationalist-religious)日程。但如果PH在新选举中表现足够强势,就可以让PAS政治边缘化,从而有望将马来西亚从伊斯兰教高人一等的有害政策中挽救出来。

这一政策的影响不容低估。近几年来,宗教偏执在曾经世俗的马来西亚风起云涌。比如,安拉(阿拉伯语的“神”)曾经被阿拉伯和印度尼西亚基督徒广泛使用,但现在为穆斯林专属。更令人警惕的是,内政部长禁止一系列书籍出版,如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印尼语译本和对伊斯兰教持友好态度的西方学者约翰·埃斯波西托(John Esposito)和卡伦·阿姆斯特朗(Karen Armstrong)的作品

马来西亚的严格而排外的伊斯兰教的兴起反映了国际趋势和国内动态。多数民族马来人——他们在殖民地时代被边缘化,但现在享有宪法暴涨的经济和教育特权——必须是穆斯林。他们超人一等的地位的固化取决于巫统(自称)的政治主导力。

早期巫统领导人是反对教权的,但在巫统成功清洗了其左翼和自由派对手后,PAS成为马来反对派的脸面。1981年,现代主义者马哈蒂尔掌权,伊斯兰教则成为PAS对抗巫统最有力的意识形态武器。

而事实上,PAS领导人、当年魅力超凡的年轻牧师哈迪·阿旺(Hadi Awang)鼓吹激进立场,将所有支持巫统的穆斯林都贴上“异教徒”标签,因为巫统政府可能“让殖民地宪法、异教徒法律和前伊斯兰规则永久化。”哈迪的言论在两“种”穆斯林中间制造了深刻的隔阂,以至于村庄里会存在两座清真寺、两片墓地和两位主持祈祷和宗教仪式的牧师。

但哈迪为害最深之处是他破坏了马来西亚后殖民地国家和社会结构的合法性。在英国统治时期,马来西亚接收了大量中国人和印度人,婆罗洲还出现了信奉基督教的少数派土著。

在穆斯林民族主义者看来,多元论——以及世俗论和民主——都是殖民地时期的桎梏。彻底去殖民地化要求回复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主导地位。根据这一叙事,奥斯曼帝国是隔离且不平等,但又能和平共处的多宗族-宗教社会的典范。少数群体可以在他们的“米勒特”(millets)中自治,不是以平等的公民的身份,而是以“迪米”( dhimmis,被保护的少数群体)的身份生活。

PAS曾经是鼓吹建立完善的伊斯兰国家的旗手,如今,它要求至少要扩大沙里亚法(Sharia law)、提高沙里亚法庭系统的地位(目前仅限于裁决穆斯林的个人和家庭事务),使之与民事法庭平起平坐。PAS的招牌式穆斯林宗教民族主义日渐压倒了巫统的马来种族民族主义,这些目标也受到越来越多的穆斯林的支持。

尽管马哈蒂尔不是虔诚的宗教徒,但他在1982年精明地选择了哈迪更有魅力和远见的同时代人安瓦尔·伊布拉西姆(Anwar Ibrahim)负责巫统自己的伊斯兰化。从伊斯兰高等教育到伊斯兰银行和宗教官僚机关,马哈蒂尔和安瓦尔偷走了PAS的宗教威望——直到巫统开始分裂。1998年,马哈蒂尔囚禁了安瓦尔,并试图取代他。此后,PAS吸收了大量安瓦尔追随者,其影响力从其北方大本营扩大到全国。

在2013年的大选中,纳吉布失去了群众支持,但仍凭借选区划分伎俩握有权力。同时,他开始力推哈迪,比如,他为可能引入的严刑峻法哈杜德(hudud,伊斯兰法中的神的旨意)提供便利。哈杜德适用于通奸、酗酒和叛教等罪名。这是一次马基雅维利式的操作,不但将PAS拉出了反对派联盟,也让哈迪为丑闻缠身的纳吉布辩护。

PAS宣布将竞争大约60%的议会选区。这可能造成PH的马来选票分流,让巫统赢得多个险胜。如果马来人投票率较低,则PH损失将高于纳吉布,后者可能一比2013年更少的选票赢得更多的席位。

对于PAS,是否能够保持政治重要性取决于能否克服马哈蒂尔和从其自身衍生的、由亲安瓦尔的温和派组成的诚信党(Amanah)所造成的威胁。如果马哈蒂尔无法确保三分之一议会席位,PAS就可以宣称自己不可或缺,即便它输掉所有选区。在这一情形中,马来人反对派领导人都将不敢指责PAS的穆斯林民族主义。巫统即便能够赢得选举胜利,阻挡PAS日程的道德勇气也会衰竭。

如果马哈蒂尔真的确保了三分之一议会席位,马来西亚政治将发生重大变化,即使巫统技术上仍主宰着政坛。如果诚信党能够挤掉PAS成为主要伊斯兰政党,那么宗教极端主义趋势就有望扭转。而如果PPBM成为捍卫马来人高人一等地位的对手,巫统将失去在这一问题上 的垄断权,让马来政治陷入更大的斗争。

到目前为止,以九旬高龄东山再起的马哈蒂尔正在许多巫统和PAS选区攻城略地。但仅凭马来人无法决定其与PAS和纳吉布之间的斗争的结果。很多边缘选区民族成分复杂,非马来人的低投票率可能有助于PAS,而有害于马来西亚。

http://prosyn.org/dUBnbJ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