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穷人服务

世界银行一直宣扬其“脱贫世界”之梦。同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可以说想要“一个摆脱金融危机的世界”。这些都是重要而又艰巨的目标,但是对于二十一世纪而言它们又太过狭隘。布雷顿森林体系如果想要维持实际价值,就必须完全适应于世界快速兴起国家的需求。它们可以从今年春天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华盛顿会议上开始这一进程。

正如许多人现在所承认的那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当放眼管理金融危机之外,开始处理非合作的经济行为,特别是在货币领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为联合监管中心和世界富国、穷国以及新兴国家的常设对话中心,国际社会将会因此受益匪浅。但是为实现这一目标,后面的二者必须要有更大的发言权。

幸运的是,这样的改革最终被提上议事日程。去年秋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会议批准提高某些最没有代表权的新兴经济体的投票配额,它们是中国、墨西哥、韩国以及土耳其。第二轮调整将需要其他快速发展的经济体参与其中,同时又不压制最贫穷国家的声音。

对于世界银行而言,它并不需要自我“重新定位”才像一般意义上的发展援助产业那样将自身扎根于新兴国家之中。国际社会必须抵制撤出中等收入国家的短视呼吁。这些呼吁的理由是它们现在可以“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