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实现绿色增长

当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们在四年前的"千年峰会"上会晤时,他们就一系列旨在到2015年将全球贫困减少一半的远期目标达成共识。因为深知环境问题是长期经济增长、人类发展和全球稳定的核心,他们也制定了一系列环境目标。问题是直至今日,距2015年还有十年而这些目标仍未实现,解决环境问题的进程极度缓慢。我们仍然任重而道远。

例如,通过《蒙特利尔协议》逐步淘汰破坏大气臭氧层的物质就显示了国际社会同心协力的作用。据估计,该协议的签定会减少2000万皮肤癌和1.3亿白内障病例。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样的成功应是对我们的鼓励。但现在我们应该根据所面临挑战的程度调整应对措施。我们这个世界非但不平衡,而且还处在危险之中。滥砍滥伐的现象日益严重,仅在过去十年里我们就失去了近1亿公顷的森林-这些损失大部分是由非洲和拉美的贫困农民造成的。由于没有其它办法获得土地和能源,他们被迫砍伐树木。

同时,二氧化碳的排放量还在上升:欧盟的目标是在2010年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少8%;但在现行政策下,只能实现0.5%的目标。全球的物种当中,12%的鸟类,24%的哺乳动物和30%的鱼类或已非常脆弱,或已濒临绝种。

全球60亿人口中有50亿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所面临的环境挑战更为艰巨。在这些国家,环境直接与人类发展-及贫困相连。有10亿多的发展中国家人口缺乏清洁的水源;20多亿人口没有基本的卫生设施。每年有5至6百万人,多数是儿童,死于诸如痢疾一类的水传播疾病和空气污染。

按照目前的趋势,环境发展的千年目标不会实现。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全球环境状况根本性的不平衡。较富有的国家造成了大量的环境破坏。它们只有全世界15%的人口但却排放着全球50%的二氧化碳-深刻地影响着气候变化。但较贫穷的国家却承担着大量的"成本"-每年由于环境退化损失高达8%的GDP,还要承受随之而来的对人类健康和福利的破坏性后果。

富国对环境造成的更大程度的破坏意味着它们在解决环境问题时必须担负更多的责任。也就是说改变它们生产和消费能源的方式-减少补贴,确保合理定价及对于破坏环境的产品征收足够的税。

这也意味着为发展中国家的环境保护提供更多的资源。在1990至2000年间,用于环境方面的资金情况与整个发展援助的资金情况大体相当:陷于停滞。环境援助资金的年平均数额约为20亿美金-远低于国际社会首先在1992年的"里约峰会"及后在2002年的"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声明的数额。就全球优先权来说,这一数字可以和目前全世界每年9000亿美金的军费开支形成鲜明对比。

遏制环境退化的战役如果要取得胜利,我们就需要重大的转变。我们可以从三方面努力以加速解决环境问题的进程:

发达国家必须以身作则向有利于环境的生产和消费方式转变,这包括更多地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和采用碳能源基金一类的创新机制从发展中国家购买排放补偿(温室气体的缩减量)。较富有的国家还必须增加双边和多边的援助承诺。扭转它们对全球环境基金的贡献下降的趋势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自1991年成立以来,该基金的总量以其占38个参与国GDP总量的份额计算下降了10%。

发展中国家必须改善它们在供水、能源、交通和贸易等关键产业部门的政策,包括价格政策。这样有助于减少对稀缺自然资源的消耗。除此之外,对环境的关注必须更完全地与发展政策的制定结合起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国际社会必须在可再生能源、能效、和其它有利于环境的能源方面做出更严肃的承诺。现今这种我行我素的状态如果继续下去就意味着到2030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会比现在高出70%,而可再生能源占能源使用总量的比例则仅从现在的2%增加到4%。我们需要有一种上一代人在农业发展上所表现的,最终带来"绿色革命"的共同努力。

世界的人口在未来的25年会增加20亿-绝大多数出生在较穷的国家-这些国家拥有巨大的能源和经济增长需求。如果这种增长不能在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中实现,那么它就会给贫困和人类福祉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如果我们在25年之后再做出抉择就为时已晚。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