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让联合国代表自由

我的家乡瑞典一直对联合国恭敬有加。但是如今,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一样,许多瑞典人却要再作考虑。三个事件引发了这种怀疑。

第一件事就是十年前发生在卢旺达的大屠杀,100天内800,000多人惨遭杀戮,这恐怕是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种族屠杀。保存良好的纪录显示,那时的联合国副秘书长科菲·安南下令所有在卢旺达的联合国士兵不得干预或保护难民。就在这个重大失误之后,那个安南被提升为联合国秘书长,这至今令人费解。

眼下的联合国石油换食品计划丑闻加重了人们联合国对联合国以及安南个人的质疑。尽管目前为止相关报道并没有直接暗示安南,但是他的管理失策却显而易见。

第三件——或许也是最能让人们幡然醒悟的——是有关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丑闻,它揭露了联合国内的重要组织长期结构不平衡和缺失道德的现象。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委员会是为了推动人权和民主自由而存在的。然而一些最坏的人权侵犯者却成为了该委员会成员。这些自由的敌人对他们的独裁主义同伙所实施的酷刑、镇压和大规模屠杀长期保持沉默,却总是迅速对世界民主政策,尤其是针对美国的民主政策高唱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