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onist mural irish border Charles McQuillan/Getty Images

英国的自杀式倾向

纽约——亲眼目睹先进民主社会有意识地走进一场可以预测也可以避免的国家灾难是一种罕见而令人震惊的经历。多数英国政客都清楚地知道无协议脱欧将为他们的国家带来怎样巨大的损失。他们并非是闭着眼睛走向深渊;他们的眼睛完全是睁着的。

一小撮被蒙蔽的空想家对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前景并不介意。有些右翼沙文主义梦想家,在某些新闻媒体的怂恿下,认为曾经的敦刻尔克战斗精神能够战胜早先的挫折,而尽管大英帝国荣光不再,但英国将很快就将作为伟大的准皇权列强再度成为弄潮儿。左翼新托洛斯基分子,包括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在内,似乎认为灾难将会刺激英国民众最终要求真正的社会主义。

左翼和右翼的多数政客——包括脱欧公投前曾支持留欧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局势都有着更清醒的认识。但几乎所有人都拒绝做任何事来阻止英国滑向无协议脱欧的灾难性深渊。寻求延迟脱欧或考量除梅不受欢迎的脱欧策略外其他策略的议会提案均遭到否决。党派政治、强硬媒体以及对不列颠群岛以外任何事物奇怪的漠视显然已经瘫痪了英国政界人士的集体意志。他们非但不采取行动避免最坏情况,反而自欺欺人地骗自己相信来自布鲁塞尔的更多谈判和让步将以某种方式在最后一分钟救英国于水火。

如此独特的民族自杀景象虽然不同寻常,但却并非完全没有先例。日本在1941年滑向与美国的灾难性战争就是一个例子。的确,这两者间存在明显的差异:英国并没有威胁要与任何人开战,尽管人们在闲聊时常常不无怀念地提起火焰喷射器和敦刻尔克,而当时的日本民主却几乎完全陷入一种被军队派系和独裁国家控制所扼杀的状态。但两者间的相似之处仍然显而易见。

在准法西斯空想家和多数中层军官的推动下,相对少数的顽固军国主义分子实际希望与西方开战。而多数政治家,包括陆军和海军上将,都知道挑起与占尽优势的军事及工业强国的冲突不啻为疯狂之举。但某种程度上,他们却无法也不愿阻止。某些人甚至机械模仿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激进分子的极端言论——有点像梅故意取悦强硬的脱欧分子。

珍珠港偷袭行动的主要战略制定者,海军上将山本五十六,一个曾在哈佛大学学习并深入了解美国的智者,曾明确反对日美战争。尽管怀揣谈判能阻止全面战争爆发的希望,他仍然制定了袭击计划并履行了自己的职能。时任首相近卫文麿亲王,其子曾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同样希望能避免与美国的战争。他不断要求与美国人会晤,同时发出令人困惑的信号并希望美国作出日本强硬派所要求的近乎不可能的让步,因为他自己太过软弱和优柔寡断,根本无法与强硬派抗争。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当时不断爆出设定或延长最后期限的讨论。就像英国脱欧谈判之于欧盟一样,日本人真正想要什么美国人根本就搞不清。事实上,就连日本人自己都搞不清。亲眼目睹灾难迫近但却拒绝采取行动者的最后希望是与美国进一步谈判能够拯救他们。最后,美国人厌倦了谈判。导致数百万人死亡,以及日本几乎被彻底摧毁的后果由此产生。

日本民众得知珍珠港袭击事件后的第一反应是某种解脱。最后终于有了结果。无休无止的犹豫不决才是最糟的。现在日本真正成了孤家寡人,日本式的战斗精神或许能以某种方式让他们渡过困境。就像英国人一样,日本人同样对光荣孤立抱有某种变态的渴望。而且与西方帝国主义开战至少比试图用大屠杀来征服中国人更加光荣。

无协议脱欧很可能将对英国人产生类似的影响。不能责备民众对议会争吵和与欧盟无休无止的谈判感到越来越深的厌倦,因为这样的谈判似乎永远不会取得任何结果。人们忍受不确定性只能到一定程度;知道会发生最坏情况有时反而是一种解脱。

绝大多数英国媒体尽管并不存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压制日本舆论的审查制度的限制,却和日本的战时媒体一样崇尚强硬政策。长达数十年的反欧盟宣传或许已经说服许多英国人忍受硬脱欧所带来的贫困后果。毫无疑问,很多人会将物质匮乏、价格高企、入境口岸排起长龙以及失去工作归咎于那些该死的外国人。(就像日本民族主义者仍然责怪美国在珍珠港问题上的不妥协态度。)

但即使所有这一切都成为现实,就像偷袭珍珠港所带来的兴奋退潮后日本所经历的那样,英国人的梦想也很快就会破灭。英国城市不会遭到轰炸。英国不会遭到入侵和占领。希望不会有人因此而丧生。但英国的影响力却将被大大削弱,其经济将会萎缩,而绝大多数人将会更深地陷入困境。硬脱欧背后的主要人物——如鲍里斯·约翰逊、奈杰尔·法拉奇和雅戈布·里斯-莫格等——也许会过得不错。但仅仅指责他们根本没有用。最应当感到羞愧的是那些了解情况,但却没有付出足够努力加以阻止的人。

http://prosyn.org/FL9iXil/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