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bini141_Andrew Lichtenstein Corbis via Getty Images_UStaxprotestwallstreet Andrew Lichtenstei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人民的宣言

发自纽约—因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杀害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不仅关乎美国的系统性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还涵盖着更多的内容。那些走上美国100多个城市街头的人体现了对总统特朗普及其背后势力的广泛批评。大批负债累累且无法实现阶层流动的美国下层阶级——非裔美国人,拉丁裔以及越来越多的白人——正在反抗这个辜负了他们的制度。

这种现象可不仅限于美国。仅在2019年,大规模示威游行就冲击了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法国、香港、印度、伊朗、伊拉克、黎巴嫩,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等国家和地区。尽管上述事件有着各自不同的触发因素,但它们都反映出对经济萎靡不振,腐败和缺乏经济机会的不满情绪。

而相同的因素也有助于解释民粹主义和专制领导人近年来在选举上的日益得势。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许多企业试图通过削减成本(而且先从劳动力下手)来提高利润。它们不是通过具备良好工资和福利的正式雇佣合同来雇人,而是采用了一个基于兼职、小时工、临时工,自由职业者和合同工作的模式,从而催生出一批经济学家盖伊·斯坦丁(Guy Standing)所谓的“穷忙族”(precariat)。他解释说,这个群体中的“内部分裂导致了对移民和其他弱势群体的丑化,其中一些人还很容易陷入政治极端主义。”

穷忙族是卡尔·马克思口中无产阶级的当代版本:一个遭到疏远且缺乏安全感,同时已经准备好转向激进和动员起来反对富豪制度(或马克思笔下的资产阶级)的新工人阶级。如今那些高杠杆企业正在使用跟2008年一摸一样的手法去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接收政府救助,并通过削减人工成本来达到其收入目标),导致落入这一阶级的人数再次增加。

穷忙族的其中一部分包含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小镇和半农村地区年轻白人宗教保守派,他们在2016年投票支持特朗普,寄望他真的能拿出手段来应对其就职演说中所描述的经济“屠杀”。但当特朗普以一个民粹主义者的面目行事时,他的执政方式却如同一个富豪:为富人减税,抨击工人和工会,削弱《平价医疗法案》以及实施其他政策——即便这些政策可能会伤害许多当年投票支持他的人。

其实在新型冠状病毒甚至特朗普上台之前,每年约有8万名美国人死于吸毒过量,还有更多人成为自杀、抑郁、酗酒,肥胖和其他生活方式相关疾病的受害者。正如经济学家安妮·凯斯(Anne Case)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在《绝望式死亡与资本主义的未来》一书中所展现的那样,这些病态正日益困扰着绝望,低技能,失业或就业不足的白人——这个群体的中年死亡率正不断攀升。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_beyondthetechlash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但是,美国穷忙族也包括受过大学教育的都市世俗主义者,这些人近年被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等左翼政客动员了起来。正是这个群体走上街头,不仅要求实现种族正义,还要求获得经济机会(这两个问题其实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

鉴于这几十年来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现象因全球化、贸易、移民、自动化、对有组织劳动者的削弱,赢家通吃市场的崛起和种族歧视等诸多因素而不断恶化,因此出现这种情况也就不出所料了。种族和社会隔离的教育制度打造了了精英领导体制的神话,同时又巩固了精英阶层的地位,他们的子女不断进入顶尖学府,然后继续占据最好的工作岗位(通常还相互联姻进而再次创造那些让他们自己从中受益的条件)。

与此同时,这些趋势通过游说,竞选资助及其他形式的影响创造了好些政治反馈循环,进一步巩固了有利于富人的税收和监管制度。难怪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都打趣说他秘书的边际税率比他本人还高。

或者正如洋葱新闻网最近发表的一个讽刺性标题所说的那样:“抗议者因未能在抢劫之前组建私募股权公司而遭到批评。”数十年来像特朗普及其亲信这样的富豪们一直在抢劫美国,利用高科技金融工具,税法和破产法漏洞以及其他手段从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中榨取财富和收入。在这种情况下,福克斯新闻评论员对纽约和其他城市的几起抢劫案所表现的愤慨恰好展现了人类可以在道德上虚伪到何种程度。

众所周知,但凡对华尔街有利的东西必定对民众不利,这也是为何各大股市指数能在中产阶级陷入空洞化和更深绝望之时屡创新高的原因。10%的顶层富豪拥有84%的股票,而最底层那75%人根本没有股票,股市上涨对2/3的美国人的财富状况毫无影响。

正如经济学家托马斯·菲利彭(Thomas Philippon)在其著作《大逆转》中所表明的那样,美国大型企业手中不断积聚的寡头垄断力量进一步加剧了不平等现象,还导致普通公民遭到边缘化。由一些命好的二十多岁年轻人经营的少数几家幸运的独角兽企业(估值在10亿美元或以上的初创企业)无法改变大多数年轻美国人正日益依赖毫无前途的临时工作勉强维生的事实。

无可否认,美国梦总是比现实更令人向往。经济,社会和代际流动一直未能匹配白手起家者的神话给人带来的期望。但如今随着社会流动性因不平等现象加剧而下降,今天的年轻人理应感到愤怒。

新的无产阶级——穷忙族——已经揭竿而起。如果套用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让富豪阶级在穷忙族革命面前发抖吧。那些穷忙族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穷忙族,联合起来!”

https://prosyn.org/ALDu3V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