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迷茫的王国

伦敦——“阿拉伯春天运动”开始后中东政治动荡的三年间,沙特一直试图利用一切必要手段确保其地区领导地位。2013年,沙特皇室四处寻找地区盟友,并试图恢复埃及原盟友的领导地位。沙特王国还试图利用其庞大的石油财富恢复数十年来一直为其所熟知的地区稳定秩序。

阿拉伯春天运动未能在突尼斯、埃及、也门、巴林、利比亚或叙利亚建立真正的民主政府,这让沙特皇室松了口气。在他们看来更有利的是,事实证明运动建立的伊斯兰政权要么根本不称职,因而可以被轻松推翻(比如埃及的穆罕默德·穆尔西总统政权),要么出现体制障碍(比如突尼斯),因此构不成对其他国家具有吸引力的模式。

尽管如此,阿拉伯春天革命依然从根本上动摇了沙特王国一向适应的原有地区体制。革命运动驱逐了埃及穆巴拉克和突尼斯齐纳·阿比丁·本阿里(现在就藏在利雅得)等久经考验的原有盟友,而且把原本可以容忍的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变成了凶残的对手。

面对自己曾以石油美元支持的体制坍塌,加强对约旦、黎巴嫩和巴林等现存盟友的支持是沙特阿拉伯做出的第一反应。沙特的下一步是支持埃及军队推翻穆尔西的穆斯林兄弟会政府,并借此表达对美国的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