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麦当娜与儿童

10月份,全世界几十亿人都知道了马拉维的一岁男孩戴维。而仅仅一个月前,大概还有很多人从来没听说过戴维的祖国,一个与莫桑比克、赞比亚和坦桑尼亚接壤的仅有1300万人口的非洲内陆国家。而突然之间,戴维就变成了世界上最知名的马拉维人,因为他有幸被麦当娜领养,而电视镜头见了麦当娜就像狗熊见了蜂蜜一样疯狂。

但戴维确实好运吗?戴维的父亲尤罕·邦达(Yohane Banda)眨眼间成了知名人物,他说他原来不知道儿子将不再属于自己,也不知道儿子可能再也不会回到马拉维。麦当娜说尽管她听不懂邦达的语言,但邦达当时绝对不是的这样的说法。人们也开始询问,把孩子从父亲身边带走好吗?人权倡议者开始提起诉讼,要求戴维回到自己的祖国。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戴维的母亲已经离开了人世。她去世后,戴维的父亲边种菜边干零活,根本无法照顾戴维,不得已把他送进了孤儿院。在遇到麦当娜之前,小戴维与500多个孩子在孤儿院共同生活。因为马拉维国内HIV/艾滋病肆虐,使那里的孤儿人数超过了100万。而孤儿院的条件非常有限,院里的很多孩子都活不过5岁。麦当娜说他见到戴维时,他正患有严重的肺炎,连呼吸都非常困难。

马拉维是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那里的婴儿死亡率达到了千分之九十四,而民众的平均寿命只有41岁。七分之一的成年马拉维人口患有HIV/艾滋病。似乎没有理由认为生活在孤儿院里的戴维会比一般的马拉维人运气更好。

实际上,他的情况可能更糟。接受采访时,戴维的父亲并没有否认儿子跟着麦当娜会生活得更好,他也拒绝为要求戴维回国的人权积极分子提供帮助。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有道理的。

无可否认的是,戴维将失去自己的文化根基。尽管麦当娜承诺会让戴维回到马拉维去看望自己的父亲,但戴维却难以再次适应那里的生活。英语将成为他的母语,如果他有机会接触自己父辈的语言,也只能是作为外语来学习。

戴维也很难完全适应伦敦的生活,而在麦当娜生活的圈子里尤其如此。一个生活在白人世界里肤色黝黑的孩子,永远要被打上“麦当娜收养的孤儿”的烙印。但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的难度却远远不像继续在孤儿院生活那样令人望而生畏,而这种假设的前提是戴维在孤儿院里能够存活下来。

但戴维领养案的背后却牵扯到一个更大的问题。麦当娜收养贫困国家的儿童是效法米娅·法罗(Mia Farrow)、伊万·麦格雷戈(Ewan McGregor)和安吉莉娜·茱丽(Angelina Jolie)等名人的榜样,而这些名人的收养除了解救被收养的孩子以外还有其他任何意义吗?

收养发展中国家儿童并没有消除贫困的根源。像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尽管HIV/艾滋病的感染率居高不下,马拉维的人口依然经历着快速的增长。预计到2025年,那里的人口总数将超过1900万,该国本已紧张的耕地资源将因此承受更大的压力。教育年轻的马拉维人,特别是年轻女性,为她们提供避孕工具将比几次跨国收养更能有效地遏制人口增长。

值得赞赏得是,麦当娜在收养戴维以外还做了很多其他工作。她所发起的项目“拯救马拉维”( http://www.raisingmalawi.com/ )将帮助除戴维以外的其他孤儿。更为重要的是,在合作伙伴的帮助下,拯救马拉维将筹集资金用于农业援助、医疗救护以及对马拉维普通村民进行教育。与安吉莉娜·茱丽、伯诺(Bono)、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和其他名人一道,“拯救马拉维”在为“千年承诺” ( www.millenniumpromise.org )项目提供帮助,而千年承诺项目的发起者是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的经济学家杰佛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

世界各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千年峰会上做出的承诺包括使极端贫困人口下降一半、制止HIV/艾滋病的传播以及到2015年前让所有儿童接受小学教育。尽管亚洲国家在这方面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在非洲国家,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却比1990年增长了1亿4千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怀疑论者置疑国外援助是否真正起到了作用。“千年承诺”计划则采用逐村扶贫的方式来回应上述怀疑。该计划为选定的村庄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和蚊帐来防治疟疾,普及小学教育、提供优质种子和其他农业支持。该机构目的是证明设计良好的综合援助计划可以在开支相对较小的情况下,帮助人们脱离贫困。

媒体对这种令人振奋的重大消息缺乏兴趣,却对麦当娜收养一名马拉维婴儿的事念念不忘,这的确是令人遗憾的,因为这样一项计划可能会帮助成百上千万的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