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FEFERBERG/AFP/Getty Images

马克龙和食人鱼

巴黎——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的前任高级安全助手亚历山大·本纳拉被拍到于5月1日殴打一名示威者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而马克龙因信任一名毫无经验、喜欢炫耀武力并把自己想象成警察或者流氓的年轻人而犯下不止一个判断错误也众所周知。整个事件都要归功于那些迫使爱丽舍宫结束长达两个半月的错误沉默并与本纳拉划清界限的新闻记者。

但除此次丑闻外还发生了一系列令人不寒而栗的事件。由于马克龙吹响了重要改革的号角,他的政治对手在蛰伏良久后终于借助本纳拉丑闻打了一场翻身仗。但任何人都不应陶醉于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因马克龙对流氓助手事件保持沉默而对其发起攻击的领导人是极左翼领袖让-吕克·梅伦钦和极右翼领袖马琳·勒庞。这些老牌政客保护警察免受“民兵”袭击的某些所作所为极度虚伪,因为他们自己就经常需要借助乡巴佬游击队的力量。

假借关心公共文明而实际只想煽动仇恨和敌意,勒庞和梅伦钦究竟想欺骗谁?在法国周刊《星期日报》上周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梅伦钦所在党派不屈法国的官员们洋洋自得并心怀叵测地讨论起“如何升级”计划,“打击”竞争对手,“获取”有关“刑事诉讼法第40条”的绝密信息,并继续煽动危机狠狠“打击法国总统”。

但无论梦想成为马杜罗的梅伦钦和崇尚维希政府的勒庞愿望多么迫切,本纳拉事件终究与水门事件不同。这是个被新闻界迅速曝光的大错误,引发了不止一起司法及警方调查,还引发议会委员会要求内政部长亲自出面作证。因为国家和政府行动如此迅速,没有任何掩盖,应当不存在威胁政府的严重丑闻。马克龙低估本纳拉的暴力行为犯下严重错误,但这绝不是梅伦钦在一次接受《世界报》采访时所谓的“对野蛮行为敞开大门”,随后议会陷入瘫痪就更谈不上什么合理反应。面对梅伦钦接下来表示“不赞成”“议会制”,支持有人“代表我们”“摧毁议会制”的所谓言论,没有任何一个法国人应当感到高兴。

接下来的踩踏事件更令人触目惊心。本纳拉殴打示威者的一段11秒视频节选在新闻频道反复播放,有关总统夫妇私生活的怪诞猜测几乎同时在新闻频道播出。在安徒生童话中,皇帝没穿衣服;没有人从他身上剥光衣服。而这帮政治食人鱼则决定撕下马克龙身上的最后一块肉。

我们其实非常熟悉这一幕。很长时间以来,驱动我们这个世界的一直是基本欲望和直接反应。而公众在网络流言和民族主义魔咒的鼓动下,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成为真正有效民主制度一分子的意愿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但在我看来,人们亦很少会堕落到如此的深度。有史以来第一次,某些媒体和评论员的歇斯底里几乎立即就达到了高潮。例如,《巴黎人报》的文章标题是“过度特别的顾问”,随文伴有一张辅助性的暗示图片,同时公共学者米歇尔·翁佛雷的博客将本纳拉描绘成“国王的最爱”和“肉体上最亲密的人”。推特和脸书论坛的噪音成为这场食肉大合唱的饥渴呐喊,所有这一切都被一种痴念所驱动:那就是吞噬马克龙。

这很难不令人想起一种特殊的“长裤汉”,他们完全丢弃了自己的灵魂,并沉醉于一己私利和残忍。面对这样一个越来越疯狂的世界,面对“民主专制”和煽动力量的崛起,几乎没有几位领袖愿意竭尽全力抵御由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俄罗斯、匈牙利和波兰的法西斯主义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治地震所发动的进攻。

马克龙就是为数不多的这种领导人。我们可以不支持他的铁路改革或移民危机政策,不支持他明天的预算案或未来的缩减开支,看不惯他对政坛老手的冷漠态度,以及他执着于成为弄潮儿的痴情。但在欧洲随波逐流、世界即将堕入深渊的一刻,我们不能剥夺他——这部分归功于他著名的“傲慢”——作为抵御新国际民族主义少数派的光荣。

但民粹主义者已经闻到了水中的血腥。也许传统法国右翼政客——如雅克布、瓦奎兹和西奥蒂——应当更关心世界局势而非今年夏天的丑闻。这是他们的决定。我也做出了我自己的决定。面对迫在眉睫的混乱以及对欧洲和世界越来越严重的破坏,我必须大声告诉自己:本纳拉是条小鱼。盯住他不放只会让食人鱼从中渔利。

http://prosyn.org/N2mH0ks/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