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as taxes

燃油税往事

而我本人曾经也是柴油税怒潮的受害者。在十年前担任智利财政部长时,我试图修补一个让卡车司机可以拿回其所支付的燃油税的漏洞。政府里的政务官向我保证不会在压力下屈服。但随着卡车阻塞主要道路而超市货架空空如也,他们的意志力也在不到一周时间内消融殆尽。羞愧之下我们的政府只能妥协,正如马克龙和其他许多人一样。

燃油税的经济学与政治一样古老。以其他商品形式表现的燃料价格(经济学家称之为相对价格)同时扮演着两个角色。它指导消费和生产决策:如果柴油价格高昂,消费者将减少使用而炼油商则会增产。它还会重新分配收入:燃料昂贵意味着那些重度使用者会变得“更穷”,因为他们能留给其他物品的购买力被压低了。

对于柴油和其他燃料来说,导向正确消费和生产决策的相对价格却具有错误的分配效应。对柴油征税使变得其更加昂贵可以减少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这使得乘坐地铁上班的高素质都市人非常高兴,却让地处偏远的农村居民和依赖柴油卡车讨生活的小企业主极度不满。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lGkuvXp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