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法国重返欧洲

巴黎——人们需要时间来理解法国总统选举结果的全部影响。但我们已经知道伊曼纽尔·马克龙的胜利不仅对法国具有标志性的重要意义,而且将会影响整个欧洲

首先,马克龙的获胜代表席卷欧洲的民粹主义浪潮结束。自从去年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以来,民粹主义已经威胁到了欧盟的存在。尽管马克龙的获胜并不意味着民粹主义威胁已经彻底消除,但却能够表明这股势力是可以得到遏制的。民粹主义在法国已经得到遏制的现实对其他欧洲国家也是一个好的预兆。

马克龙当选之所以重要还因为它很可能改变世界对法国的现有看法。在马克龙的前任弗朗索瓦·奥朗德的领导下,法国一直实行外交行动主义政策,为反对非洲——特别是马里的伊斯兰扩张主义和伊斯兰国作出了重大贡献。

但奥朗德缺乏个人魅力,而且他的外交政策活动主义进一步凸显了法国的经济萧条,而这已经削弱了法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这在欧洲层面表现得尤其明显,法德两国间越来越严重的不平衡已经导致法国无法对抗德国的紧缩政策。作为奥朗德政府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的顾问,我亲眼目睹了这种状况。

马克龙的优势之一是他明白一个关键要点:调整法国对欧洲的政策需要先增强法国的经济力量。和许多乐于攻击欧盟并将所有国内弊病归咎于欧盟的左翼领导人不同,马克龙认为是自身未能推行结构性改革削弱了法国的地位。事实上,在所有欧元区国家中,法国的经济增长处于中下游水平,解决失业问题的政策也最不力。

马克龙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能够在竞选过程中明确地表达这一观点,而今天多数其他领导人为自身利益考虑都避免捍卫欧洲。马克龙认为没有深层次的经济改革就不可能改变欧洲局势,也不可能恢复法德两国的关系平衡。

但没有人应当把马克龙的当选视作能神奇化解一切法德矛盾的万能良药。两国在对欧元区经济治理未来的看法方面存在显著的分歧。而且,与人们的普遍看法相反,今天的法国或许比德国更倾向于联邦制。

虽然法国呼吁建立欧元区的真正预算,但德国仍然赞成成立简单的欧洲货币基金,而且仅限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德国不愿建立欧洲预算捆住自己的手脚,因为他们实际并不想与欧洲实现进一步的经济融合。

而马克龙本人支持深入推进欧洲一体化,因为他知道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能让德国对欧盟决策的绝对控制放松。但与其前任,尤其是前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不同的是,马克龙所想的并不仅仅是实现法德平衡的表象。相反,他将真正的平衡视为强化法国经济实力的基础。因此,我们不能排除如果法国真的在马克龙的领导下实现反弹,法德关系可能因此变得更加紧张。

在马克龙看来,如果法国希望德国做出改变,它自己必须首先这样做。通过在国内推行迫切需要的改革,马克龙政府将最终坚持要求德国采取行动,解决欧盟的经济不景气。为了证明决心,马克龙可能会等6月一选出新的国民议会就提出对法国劳工法案进行改革。如果改革��得通过,这将增强投资者信心,打破法国的病态形象。

虽然欧洲是马克龙的战略重点,但他还需要解决法国对俄关系等其他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马克龙再次显示了与其他总统候选人的不同,承诺要勇敢面对俄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威胁。鉴于法国一贯采取亲俄态度、历史上一直迷恋强人政治以及对跨大西洋社会想法抱有敌意,马克龙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是值得关注的。

马克龙显然将试图与普京政府接触。但他将不会忘记俄罗斯对法国内政的干涉。几乎可以肯定克里姆林宫是选举最后几小时里网络攻击马克龙竞选的黑手,俄国还公开支持他的对手极右翼国民阵线领袖马琳·勒庞。

可以肯定,超越选举和总统本身的长期因素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今后几年法国外交政策的核心原则将不会发生变化。但马克龙将充分利用自己是一个非常古老国家的非常年轻的领导者。

凭借明确的法国目标和亲欧盟计划,马克龙可能成为恢复欧洲经济并重新平衡法德关系的领导者。要想实现这一目标,他需要恢复法国作为欧洲外交和军事领袖的历史作用。如果他能获得成功,一个更强大的欧洲将会浮出水面——整个世界将从这样的进展中得到好处。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