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法国的魔法棒?

华盛顿—上个月,马克龙将兔子——总统宝座从选举的帽子中抓了出来。这位这位中间派独立候选人打破常规,以决定性的优势击败极右翼民粹主义者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也战胜了法国建制派的旧卫道士。如今,在最新的国民大会选举中,马克龙眼看又将获得巨大的多数优势。

但作为政治新鲜人,马克龙是否不仅仅是一位选举魔术师,将取决于其政府所实施的经济计划的成败。

法国,以及统一的欧洲的朋友们看到马克龙获胜毫无疑问都松了一口气。在马克龙履新之初,法国公众也紧随他的脚步;最新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为62%。但形势瞬息万变,因此,马克龙必须利用这一初期权威,实施财政政策、税收、劳动力市场、教育以及其他许多拖欠已久的改革。

法国最紧迫的问题是增长萎靡和就业创造不力。在过去12年中,法国GDP每年只能面前维持1%的增幅,慢于本亦十分平庸的欧盟整体水平,而失业率目前仍徘徊在10%以上。只有五个欧盟国家——克罗地亚、意大利、塞浦路斯、西班牙和希腊失业率高于法国。

因此,在马克龙的第一个五年任期中,他应该聚焦于将法国GDP平均年增长率至少提高到2%,将失业率降低到6%以下。实现这两个目标的最简单的方法是着重法国相对欧盟其他国家更加弱势的地方。

失业挑战部分来自隐性成本。法国的员工小时劳动力成本堪称欧盟之最,这自然造成了招聘不活跃的后果。随着不平等性同时也在提高,许多法国人不安于劳动力税负远高于资本收益不无道理。事实上,法国的工资税高达GDP的19%,远高于欧盟平均水平13%。这是一项非常有害的税收,因为唯一受其影响的只有雇主。因此,工资税应该是马克龙税改的第一刀。

类似地,法国政府支出占GDP之比为57%,也是欧盟最高。欧盟平均水平是47%。这个负担过於沉重,极大地拖累了经济增长。政府应该致力于削减开支(特别是臃肿的社会保障支出),削减幅度至少要达到每年一个百分点。

公司税应该成为另一个改革对象。目前法国公司所得税率为33%,是欧洲最高之一。但这项税收带来的收入只占GDP的2.6%,和欧盟平均水平差不多。法国有能力如马克龙所提出的那样将公司所得税率下降到25%,而不会对税收收入造成重大影响。

几乎从所有财政指标看,法国都属于异类(芬兰和比利时也是如此,它们在最近几年中也是表现不佳)。从目前看,显然法国并未从宽松的政策中获益,因此,马克龙应该能够形成削减税收和开支的共识。事实上,降低财政对经济造成的负担将是扭转局面的关键。

但法国还需要更复杂的结构改革,其中最紧迫的改革是放松和简化复杂的劳动法。目前的劳动法让雇用和解雇员工过于困难。最弱势的群体常常是融入经济程度最低的群体,特别是年轻人和移民。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受到这一问题的困扰,但法国26%的年轻人失业率显著高于19.6%的欧盟平均水平。简化劳动法应该与社会合作者(social partners)共同商议,以减少乃至避免罢工和示威。

最后,法国的教育系统值得重点关注。经合组织的法国高中学生评分为略高于世界发达经济体平均水平。和其他许多欧洲国家一样,法国在帮助年轻人做好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准备方面大有可为。

法国大学的状况尤其糟糕。据《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的世界大学排名,法国顶尖高校巴黎高师在全世界仅名列第66名。如果不进行高等教育改革,法国就无法望英国和美国项背。

法国政府可以不顾欧盟单方面采取所有这些改革。但欧盟能够通过促进不同的市场来帮助法国经济。服务业自由贸易是欧盟一开始的四大自由之一;但如今,服务业单一市场运转得非常不好。法国可以通过国内服务市场的进一步自由化获得非常大的收益。欧盟数字市场则是一个有待开发的巨大市场,但法国的参与非常有限。增加风险资本的普及有所助益,而金融服务自由化有助于增加风险资本的普及。

马克龙的胜利——以及他的LREM有望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给法国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是,考虑到改革所需要的规模和范畴,这位法国总统的政治蜜月期将非常短暂。他必须马上带来结果,否则他的魔术很快就会反噬他自身——而法国选民将让他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