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来自反全球化者的教训

纽约—艾曼努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有望赢得法国总统竞选,这让全球看到了松一口气的曙光。至少欧洲不会堕入特朗普总统迫使美国所采取的保护主义道路。

但全球化的支持者不可放松:保护主义者和“反自由民主”支持者在其他许多国家正在得势。公开的偏执狂和撒谎成性者有可能像特朗普在美国那样赢得大量选票,极右翼的马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与马克龙一起进入了5月7日的最后决选,这些事实都令人感到非常担忧。

有人认为特朗普糟糕的管理和显然不够格的胜任能力理应足够阻止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热情。类似地,支持特朗普的美国锈带(Rust Belt)选民几乎肯定会在四年中每况愈下,理性的选民肯定会理解这一点。

但就此认为对全球经济的不满——至少是对全球经济如何对待中产阶级(或前中产阶级)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峰将是一个错误。如果发达自由民主国家保持当前政策,丢掉饭碗的工人将渐行渐远。许多人将认为,至少特朗普和勒庞之流还宣称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认为选民将调转枪头反对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这样的想法和世界大同的一厢情愿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