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来自反全球化者的教训

纽约—艾曼努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有望赢得法国总统竞选,这让全球看到了松一口气的曙光。至少欧洲不会堕入特朗普总统迫使美国所采取的保护主义道路。

但全球化的支持者不可放松:保护主义者和“反自由民主”支持者在其他许多国家正在得势。公开的偏执狂和撒谎成性者有可能像特朗普在美国那样赢得大量选票,极右翼的马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与马克龙一起进入了5月7日的最后决选,这些事实都令人感到非常担忧。

有人认为特朗普糟糕的管理和显然不够格的胜任能力理应足够阻止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热情。类似地,支持特朗普的美国锈带(Rust Belt)选民几乎肯定会在四年中每况愈下,理性的选民肯定会理解这一点。

但就此认为对全球经济的不满——至少是对全球经济如何对待中产阶级(或前中产阶级)的不满——已经达到了顶峰将是一个错误。如果发达自由民主国家保持当前政策,丢掉饭碗的工人将渐行渐远。许多人将认为,至少特朗普和勒庞之流还宣称感受到了他们的痛苦。认为选民将调转枪头反对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这样的想法和世界大同的一厢情愿差不多。

自由市场经济的支持者需要抓住一个要点:许多改革和科技进步将让一些群体——有可能是人数巨大的群体——境况变差。理论上,这些变化能增加经济效率,让赢家能够补偿输家。但如果输家每况愈下,为什么他们还要支持全球化和亲市场政策?事实上,转向反对这些变化的政客才符合他们的私利。

因此,教训是明显的:如果没有进步政策,包括强力社会福利计划、就业再培训和其他形式的对在全球化中落后的个体和社区的支持,特朗普主义政客可能将在政坛中占据永久的一席之地。

这些政客给我们所有人都带来了高昂的代价,即便他们无法充分实现他们的保护主义和本土主义企图,因为他们利用恐惧,煽动偏隘,依靠危险的极端化我者-他者对立治理方针上位。特朗普利用推特抨击墨西哥、中国、德国、加拿大和其他许多国家——随着其执政的深入,这个名单肯定还会越来越长。勒庞将目标对准了穆斯林,但她在最近的评论中否认法国应该为二战期间围捕犹太人负责,这暴露了她由来已久的反犹观点。

结果将是深刻的、可能难以逾越的民族鸿沟。在美国,特朗普已经让总统的民望大幅下降,他身后几乎肯定会留下一个更加分裂的国家。

我们不能忘记,在启蒙运动的曙光出现之前,在拥抱科学和自由之前,收入和生活水平在几百年里一直停滞不前。但特朗普、勒庞和其他民粹主义者正反映了启蒙价值观的对立面。特朗普可以面不改色地大谈“另类事实”,罔顾科学方法,提出要大幅削减公共研究包括气候变化研究的预算——他相信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

特朗普、勒庞和其他人所鼓吹的保护主义对世界经济也造成了类似的威胁。四分之三个世纪以来,人们做了大量努力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全球经济秩序,在这个秩序中,商品、服务、人力和思想能够自由跨国流动。在其民粹主义跟随者的掌声中,特朗普向这一结构扔了一颗手雷。

特朗普及其党羽坚持边境很重要,因此,企业将在构建全球供应链时三思而后行。由此导致的不确定性将阻碍投资,特别是跨国投资,而这将拖累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的动力。随着对这一体系的投资的减少,其支持者推动它的激励也将减少。

这对于全世界来说非常危险。不管你喜不喜欢,人类仍保持着全球连通性,面临着气候变化和保护主义威胁等共同问题。合作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和激励必须得到强化而不是削弱。

所有这些的教训便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在很久以前学到的教训。该地区的小国明白,开放是快速经济增长和繁荣的关键。但如果它们要保持开放和民主,公民就必须确信社会中的大部分细分群体不会落后。

因此,福利国家成为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成功的要素。它们明白,只有可持续的繁荣才是共同繁荣。这就是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现在必须汲取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