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马克龙如何统一欧洲

慕尼黑—马克龙在法国总统竞选中获胜让整个欧洲松了口气,感到欢欣鼓舞。但如今,他面临着现实考验,因为我们还不知道这位新总统准备如何重塑法国经济。法国失业率接近10%,制造业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水平还要低12%。

马克龙已经表示,他不想提高退休年龄、改变每周35小时工作制,或让企业更容易地解雇工人。与此同时,他希望欧元区的北欧成员国向南欧成员国送钱,以保护法国在这些地区的金融和经济市场。

平心而论,这只是对让马克龙问鼎总统宝座的经济计划的粗略描述,但已经击中重点。否则他呼吁建立新的欧元区财政部,并授予其发行共同担保债务和征税的权力还能有什么其他意义?他要求实行欧元区共同存款保险制度和失业保险制度还有什么含义?这些概念背后的动机是显而易见的:慷他人之慨支持法国国内经济。

马克龙还支持建立新的欧元区议会的方案,这意味着一个两级(tow-tier)的欧洲。但这只能造成欧盟的分裂。

让欧元区变成拥有自己的议会的转移联盟将深化欧元区国家与欧盟北部和南部成员国(丹麦、瑞典、波兰、捷克、克罗地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之间的分歧。因为这些国家大多数不会加入欧洲转移联盟,所以将被永远排除在外。欧洲理事会的波兰籍主席图斯克揶揄道,1989年之前我们早就拥有了一个两级的欧洲,我们不应该想着回归这一安排。

至于德国决策者,他们不可能轻易地帮助马克龙分解欧盟,即使他们也想这么做,因为德国宪法授予德国联邦议院不可剥夺的管理德国财政的权力。即使联邦议院的所有议员都同意将部分财政主权让渡给欧盟级别的机构,这一决定也要经过正式公投才能生效。

德国强大的宪法法院已经明确表示,根据德国基本法,欧元区援助和其他干预已是最大外部边界。德国宪法法院屈服于欧洲法院,同意了欧洲央行的“直接货币交易”机制;但在财政主权方面它不能这么做,因为宪法有着白纸黑字的规定,而欧洲法院无权解释德国宪法。

尽管如此,推进欧洲一体化十分重要。在改善欧盟跨境交通以及加强安全合作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事实上,欧洲应该汲取二十世纪的两次大战的教训,废除国家军队。惟其如此,为了和平而欧洲联盟才能够成为现实,而不仅仅是政客的画饼。

在战后时代,欧洲各国首脑起草了一份建立西欧防务共同体的条约。但在1954年,法国国民大会否决了法国传奇战后总统戴高乐的建议,拒绝了这一条约。随后,英国也反对成立欧洲联军。

但英国将不再是欧盟的一部分,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如此;而法国有了一位年轻而活跃的新总统。因此,是时候���次尝试了。德国人民或许可以被说服同意这种形式的一体化,至少可以在批准马克龙的财政计划而必须进行的公投上一起表决这一方案。东欧人民也是如此。

通过在全欧盟联军和安全合作的基础上追求真正的政治一体化,马克龙可以青史留名。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必须与他的前任所树立的先例——永远断然拒绝政治联盟——决裂。他也必须承认德国的顾虑——现在建立财政联盟将导致欧洲失去未来追求政治联盟的机会。

联合欧洲军事力量、统一指挥,这是唯一的前途。建立没有政治联盟的财政联盟将永远堵上欧洲统一之路,让欧洲人民的彼此对立比欧元所造成的局面更深。如果你想建立一个和平联盟,就绝不会允许,更不会鼓励这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