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阿根廷的新开始

布宜诺斯艾利斯——过去99年来,庇隆主义者——胡安·多明戈·庇隆及其民粹主义追随者——还有反动将领轮流把持着阿根廷的总统宝座。激进公民联盟的中间派偶尔会在竞选中获胜,但其执政任期无一例外都因为辞职或是政变而很快结束。

周日大选中,阿根廷选民打破了这一模式:近一个世纪以来第一次,总统不是庇隆主义者、不是激进份子,也不是将军。此次选举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按照乔治城大学政治学家赫克托·斯卡米斯的说法,如果类似的政治变化发生在法国或巴西,那里的民众将会庆祝一个全新共和国的诞生。

阿根廷当选新总统,工程师出身的毛里西奥·马克里,常常被国际媒体称之为“中间偏右”。但这一标签并不确切。在阿根廷,拥有顽强生命力的庇隆正义党政策已经模糊了左右翼之间的鸿沟,该党于20世纪90年代推行了国企私有化,但后来又将企业重新收归国有。此外,“中间偏右”往往是“保守”的代名词,而马克里的胜利无疑不会“保持”现状

形容马克里最贴切的词莫过于“自由”——而且是欧洲意义上的自由。这首先意味着在内斯托尔和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总统十年暴政所造成的严重损害后,对阿根廷的民主制度表示尊重。此外它还意味着推行有利于市场的经济政策。